新闻资讯

陈道明放话:骂的就是你,怎么了?

陈道明:骂的就是你,怎么了?

" 他们看上去在我们这行活动,但实际上对行业危害不小,还影响了很多优秀创作者的声誉。"

陈道明说流量明星是 " 被炒作出来的塑料演员 "

舆论也分成两派。

一派站陈道明:天下苦流量明星久矣。

一派嘲弄 " 老戏骨 ":老戏骨就干干净净吗?他们不也是从流量走过来的?

事实上,陈道明的发声,正是因为他有着 30 年来的演艺经历。

他见证过上世纪 60 年代的纯朴、80 年代的创新,也目睹消费主义对影视行业的步步侵蚀。

他直指影视界从 " 一个八股 " 走向 " 另一个八股 "。

" 过去还有一点风骨、一点孤傲,还有一点竹节精神,现在全部被钱同化了。"

他敢言敢怒,不顾情面地戳破演艺圈的虚浮,言辞尖锐。他怀念过去的文艺界," 我不喜欢娱乐界。"

说实话,他原本不必如此。早年间,他以 " 边缘人士 " 的姿态,在名利场中斡旋。他身上永远带着距离感,彬彬有礼。

现在,他甘愿站在娱乐圈的屋檐上,鸣忧报丧。

他要做那个戳穿皇帝新衣的人。

陈道明原本就是不爱往人群中走的人。他早知道,人有人的命,戏有戏的命。

幼年,他便见证父亲的命运多舛。

父亲是一名知识分子,毕业于燕京大学,和冰心在同一所学校。他当过天津美国救济总署翻译,一直在大学教书,直到遇上文革的浪潮。

父子的命运充满了戏剧性。陈道明进入演艺圈,也是一个意外。

为了躲避上山下乡,有个城里的饭碗,陈道明不得已报考了天津人艺话剧团。他本想考舞美队,结果到了那,面试老师见他,瘦瘦高高个儿,面目清秀,让他去报演员队。

陈道明也没准备,上去念了一通《毛泽东语录》,就糊里糊涂进去了。

年轻时的陈道明 (左)

陈道明入这行,父亲是不支持的,那时代的演员被叫成 " 戏子 "。

他也觉得自己入错了行。

后忆及此事,陈道明说:

" 那个年代的父母看不起这个职业。现在父母都把小孩往里头塞,因为它变成了一条通往名利场的捷径。

过去年轻的演员们急着改面孔,现在又流行改名字了,惟一的目的就是怎么能够明天就成名,是非、过程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拿着一个主角儿版本的开头,却演了七年的龙套。

这七年,他上场演匪兵,下场演伪军,这场演特务,那场演八路,一句台词也没有。

陈道明也不抱怨,主角和配角拿着差不多的工资,都是 " 铁饭碗 "。

他拍电影《一个和八个》时,大伙儿就在水库边,晒太阳晒了一个月,什么也没干。

那时,演艺圈还没有被赤裸裸的欲望占据,没有被金钱裹挟着快步向前。

《一个和八个》剧照 陈道明

再后来,他遇上了《末代皇帝》,演青年溥仪。沾上戏,他就是拼命的。

他每天就从东城,骑自行车跑到西城,三十多集的电视剧,拍了 4 年。他用这些时间钻研剧本,打磨演技。

拍完第一部电视剧,他就拿下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和飞天奖优秀男主角,一炮而红。

那一年,他 34 岁,风华正茂。

《末代皇帝》剧照 陈道明

而电视剧《围城》,十集拍了一百天。

书生方鸿渐这个角色,导演黄蜀芹第一个就想到陈道明。" 他身上有种傲骨,是知识分子的风骨。"

然而,导演三顾茅庐,陈道明还是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不是嫌,而是怯。他担心自己学不出方鸿渐的上海口音,拿捏不住角色的味道," 别到时候毁了戏 "。

事实证明,黄蜀芹的坚持是对的。陈道明把方鸿渐这个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

钱钟书特意给陈道明寄了一封信,说陈让他看见了一个活的方鸿渐。

" 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对人生的设计感极差。大家都在齐步走的时候,我可能就在那儿散步走。" 陈道明说。

《围城》剧照 陈道明(左)吕丽萍(右)

陈道明和冯小刚是多年好友。冯说,他是一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他打趣道,陈道明和葛优性格上的差异。

如若二人违章被拦下,葛必定先摸着脑袋,嘿嘿笑两声,一脸歉疚," 哥们儿认栽 ",博得警察怜爱,有盘旋余地。

而陈必是 "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结果可料。

事实如此。一次,在剧组开机发布会上,众人都在夸戏好,做足宣传。投资方希望陈道明也说点好话,陈道明脸色一沉:" 戏怎么样,没拍怎么知道!"

记者拿烂片问他观后感,他也直言不讳:" 这些剧能面世,是导演脑子完全进水了。"

更为著名的是,那次京圈文艺大佬的夜宴。

2018 年正月初一,大佬齐聚一堂。冯小刚喝多了,拉着《芳华》女主角苗苗,让她当众表演一段独舞,以说明为何选她当女主角。

苗苗因没有准备,稍显尴尬。众人中,只有陈道明出来解围:" 第一,人家丫头,作为演员,不便跳这个舞;其次,人家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仍有人起哄:" 比划比划就行。"

一向儒雅的陈道明突然站起来,语气强硬:

" 你他妈没看过跳舞啊!"

故事的后半段,苗苗还是脱鞋跳了舞,陈道明给了老友台阶下。

《绒花》歌声萦绕,苗苗献舞,陈道明作配,亲自给苗苗弹钢琴伴奏,女歌唱家张燕伴唱。

这一刻,没有谁为谁助兴,谁被谁消费,他们都是平等的表演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处世智慧和人格魅力,才让他成为圈中人人敬重的大哥。

事情的后续

其实,陈道明并不总是如此自矜,他也有觉得 " 世界都围着自己转 " 的时候。

刚拍完《围城》,他在名利场中迷了眼,浮躁了一段时间。但是与钱钟书的交往,让他登时清醒过来。

钱老先生家中,几乎看不见什么电器,唯有一台噗噗作响的药锅子,药香书香弥漫。他感觉到,一种真实的从容。

" 突然发现自己特可怜,在学问面前,自己狗屁不是。"

父亲的去世,更是加剧他对演艺生涯的怀疑。

那段时间,他一度厌恶演戏,半隐退了,什么戏都不接。

他总想起,父亲跟他说要重学问,重修养,不看好这份职业。

他看到了行业的问题,却也改变不了。他让自己远离人群,放逐到边缘。他不愿随波逐流,不妥协,不拍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给多少钱都不拍。

" 我无奈于世界,但我争取让这个世界也无奈于我。"

后来,他常以 " 戏子 " 自居,因为他知晓行业的弊病,他切实体会过这一切:

" 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职业。当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便低眉垂眼,四处求人;一旦红了,立刻不知道天高地厚。张狂、轻浮是中国演艺界的一大恶习,一种非常幼稚小儿科的思想水准。"

不知从何时起,江湖总有传言,陈道明是 " 戏霸 "。

传言里,他拍戏爱改戏,骂得青年演员抬不起头,片酬天价。

的确,许多当红小生和他拍戏前,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拍《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时,陈道明演江一燕的父亲。拍了一上午,江一燕就是进入不了角色。

陈道明不留情面,劈头盖脸一顿骂,把江一燕训哭:" 入戏你懂不懂啊,你是周蒙这个角色,别把自己当中戏学生!"

《无处安放的青春》剧照 陈道明(左)江一燕(右)

拍《康熙王朝》的时候,大阿哥胤禔(yìn tí)西征,因行事鲁莽,生生被俘,颜面无存。逃回来后,他谎称是被大水冲走。

陈道明演康熙,勃然大怒,扇了胤禔一巴掌。

胤禔懵了,导演也怔住了,剧本里没有 " 打人 " 这出戏。陈道明又让胤禔过来,再给了他一拳。

这还不算,拍撤三藩的那场戏,陈道明不由分说,一碗茶泼到索额图的脸上。

后来,记者把这些事全抖搂在他面前,他只说:" 如果演员很在意这事,我得说声对不起,如果我要是在戏里突然被打一巴掌,我不觉得什么诧异。"

听着像是在说大话,但陈道明确实是言行合一。

他拍戏从不迟到,也不早退。他和李诚儒拍《冬至》,李本来想装装样子,陈让他别留情面,一开拍,陈被扇得倒向了墙面。

戏好,一条过了。

他演冯小刚导的《一地鸡毛》里左右逢源的小职员。冯担心他还是 " 皇上微服私访 " 的架势,然而他浑然一变,真成了殷勤周到、邋里邋遢的小人物。

镜头外,他见人也是点头哈腰,万事有商量,脾气极好。戏拍完,他又回到了 " 老道 " 的本来面目。

《一地鸡毛》剧照 陈道明

在电影《归来》的发布会上,记者问他:和巩俐飙戏,有没有觉得特别过瘾?

陈道明反问:" 什么是飙戏?没听过‘飙戏’,是比谁演得好吗?我们没有‘飙戏’,就是合作。"

在陈道明看来,好的演员是相互成就。

因为他的训导,江一燕把周蒙演得深入人心,因该剧一炮而红,人人都记住了这个清淡如菊的蒙蒙。

《康熙王朝》的那两场加戏成为经典,保留了帝王威严下的真实和鲜活。

他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导演可以无限拍,他可以无限次重来。同样的情景,陈道明要给导演拍几个不同的状态。有时导演都说行了,陈道明还是要 " 再来一条 "。

他不想给剧里的人物留下遗憾。

他还想跟年轻演员偷师。

和马伊琍拍《我的前半生》的时候,没有他的戏,他也不离开,就在旁边看,想学年轻一代的表演方式。

他和马伊琍说:" 我们那个时候的表演带有那个年代的痕迹,我来看你们正当年的人,是怎么演戏的,我来学。"

他的 " 霸 ",其实是 " 痴 "。对剧痴,对角色痴,对演戏痴。

他认为,表演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真诚。" 如果觉得它是负面的,那我希望你也变成这样认真的霸,我相信你的工作会更优秀。"

《我的前半生》剧照 陈道明 (左)

演戏丰富的人,总是有一套惯用的演戏模式,演什么都像自己。而陈道明一直在追求的是,在戏里认不出他来。

他不愿把演戏做成 " 刻模子 ",而是要寻求新鲜感,不被框住。" 我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就是不要往自己舒服的那方面来。"

" 这个行业对我最大的诱惑力就是它的不确定。让我照着走三步,然后往左走半步,再往前挪两步,那我就不干了。"

遇到喜欢的本子,他可以不要片酬。

知道冯小刚要拍《唐山大地震》,他跑过去,主动说要演军人的角色,分文不取。

《唐山大地震》剧照

后来,陈道明遇上北京人艺的话剧《喜剧的忧伤》,本子极好,演对手戏的是何冰。

一台戏,两个演员," 一个镚儿子不要 "。

那会,他已经阔别话剧舞台 30 年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他把整个剧本背了下来,还是忐忑不已。" 面对一千观众,不可造次 "。

陈道明就是这么一人。

几年前,他跟一个记者说:自己从未说过热爱演戏,只是把它当成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不爱戏,怎么会对自己苛刻如此?不爱戏,又何苦零片酬,接下好几部戏?不爱戏,又何来踱步斟酌,只为推敲一个动作、一个眼神?

他很少上综艺,却愿意零片酬去《一年级》教学生表演。他亲自示范,没有咄咄逼人的架势,几句点拨让人茅塞顿开。

节目里,他问演小品的一个学生,演的是什么?

女学生答:中年妇女。

他又追问:是做什么的?

女生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职业。

他教孩子们,表演不能靠想象,要体验共情。" 好的表演不是教出来的,而是带出来的。产生真实的体验,包括生理反应,就叫带。"

他也骂过没出息的演员。" 有些演员,动不动就在哪摔伤了,在哪掉水里了!你的职业是这个,你应该吃这样的苦!"

他知道,资本炒短线、赚热钱,把观众当韭菜,娱乐当道。

他也批评过古装剧导演只重颜值,不重演技," 怎么能够把美学的观点理解得这么肤浅?是谁带的这条道?这就是文化的退步。"

他也有自己的态度。在一档文化类的节目《传承者》里,几十个山西孩子表演了稷山高台花鼓。

几位青年评论员颇有微词。" 传统文化节目形式没有变化,没有创新。"" 人这么多,找不到焦点,不知道能看谁。"

台上的孩子和老师快哭了,陈道明罕见地在节目里发怒。

" 群体性节目就是需要整齐划一的。仪仗队,你体现个性行吗?这么多人,要做成一个制式的动作,是很难的。"

" 你们可能有很高的知识,但是对于我们传承的文化,你们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因为你们没看过,你们就否定了它的存在。我反对这个。"

陈道明在节目里怒斥青年评委 " 没有常识 "

陈道明爱读鲁迅的杂文,他喜欢鲁迅针砭时弊的直率。

他潜下心来,读书写字弹琴,没事就做做面人,给妻子缝制皮包。麻将他也打得极好,总给人说,自己拿了 1998 年的全国麻将冠军。

电影人周黎明说,他活成了 " 陈酿 "。陈道明说自己 " 无用方得从容 "。

在他演绎的众多形象中,电影《归来》中的陆焉识和他最为接近。

电影里,这个被文革冲击的知识分子,能够做的,就是对着爱人和儿女,坚守住自己的生活,固守本心。

他习惯给自己的角色画像。

给陆焉识画的那幅画,像极了他自己的父亲,一张常常叹息的、戴着同样圆框眼镜的脸。

《归来》陆焉识

陈道明渐渐活成了父亲的样子。

一个把修养刻在骨子里的男人,一个站在边缘位置、关心行业问题的知识分子。

他表演过的那些角色,总是在他的性格中留下一些相似的片段。

《康熙王朝》里,他即兴加了一部分内容在怒斥群臣的台词里,后来成了国剧里的 " 高光时刻 "。

如今结合陈道明对影视行业的鼓与呼再来看,也别有一番意味:

他们烂了,朕心要碎了。祖宗把江山交到朕的手里,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朕是痛心疾首。

朕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老想着和大伙儿说些什么,可是话总得有个头哇,想来想去只有四个字(正大光明)。

这四个字,说说容易阿,身体力行又何其难?

《康熙王朝》怒斥群臣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