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几内亚一夜变天 中国投资的矿产项目怎么办

针对几内亚国内发生政变,总统孔戴被扣押一事,南非政府6日发表声明,公开表达了对于该国国内政治和安全局势的担忧,并呼吁参与政变一方保持克制,立刻释放孔戴。

此前一天,西非国家几内亚发生政变,尽管军政府已敦促国内矿业公司继续经营,并承诺与外国签署的矿业协议将得到遵守,但由于几内亚铝土矿在全球铝业中地位举足轻重,业界的“心理恐慌”已导致相关行业股价激烈动荡,大宗市场短期内的波动难以避免。

1 或引发“蝴蝶效应”?

据几内亚Kalenews新闻网6日报道,政变军队领导人马马迪·敦布亚称,建议矿业公司继续生产,对矿产品出口保持开放,并向合作伙伴承诺,将根据采矿协议履行自己的义务。

路透社7日报道称,几内亚发生政变,引发国际社会对铝土矿供应可能中断的担忧。7日当天,中国铝业股价收盘上涨8.14%,美国铝业微跌0.84%。受全球疫情好转、需求增长加速的影响,几内亚政变之前,全球铝价今年累计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上涨约38%。

就几内亚政变带来的铝业价格波动,彭博社6日分析称,全球任何矿业主产区的扰动都可能引发“蝴蝶效应”。另据《华尔街日报》7日报道,2020年几内亚共出口铝土矿8240万吨,成为全球最大的铝土矿出口国,其中5267万吨出口到中国,占总出口量的63.96%。

从2017年开始,几内亚超越澳大利亚,成为中国最大的铝土矿供应商。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从几内亚进口铝土矿占进口量的47.2%。2021年上半年中国铝土矿进口量5512.72万吨,几内亚继续保持第一大进口来源国的地位。

不少媒体担忧,中国作为几内亚铝土矿的主要进口国会受到影响。对此,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变只是几内亚政权自身产生的博弈,既没有针对外资、股权,也没有所谓的民族主义行为。事实上,这些铝产品的开发并未受到很大影响。

2 澳大利亚将受益?

《华尔街日报》称,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矿业和能源商品研究部主管维瓦克称,在向中国出口铝土矿方面,澳大利亚和几内亚是竞争关系,如果几内亚供应受阻,澳大利亚公司可能填补缺口。澳大利亚铝土矿开采商可能从中受益,“鉴于澳大利亚作为世界第二大铝土矿出口国的地位,澳大利亚将受益最大”。

另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6日报道,澳矿业巨头力拓表示“正在监测(几内亚)情况以评估任何潜在影响”。该报评论称,在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外交紧张局势不断恶化之际,几内亚的矿产供应削弱甚至最终澳大利亚是否能够进一步影响中国钢铁行业,已经成为更加值得关注的焦点。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是中国进口铝土矿的第二大来源国,2020年中国共进口澳大利亚铝土矿3700万吨,占总进口量的33.2%。不过,从进口占比看,澳矿连续3年下降。澳大利亚想借机抢占中国市场并不容易,其主要竞争对手还有印尼。作为传统的铝土矿出口国,印尼铝土矿大多为低温矿,品质较好,氧化铝加工成本低。

关于铝土矿价格走高会令澳大利亚受益最大的说法,贺文萍反驳称,想要实现这一点的前提是几内亚因为此次政变无法继续开矿,但这只是一种预测,未必会成为事实。如果连这个前提都不存在,遑论澳大利亚是否受益?

其次,中澳关系近年来虽然遇冷,但不会一直走下坡路。澳大利亚也需要出口铝土矿,对于他们来说,市场买主也很重要,澳大利亚自然不会将中国这么一个巨大的进口市场“拒之门外”。此外,铝土矿进口对象也并非澳大利亚一个选择,巴西、牙买加、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也都是重要的铝土矿出口国。

3 中国矿企运营正常

政变所引发的大宗市场担忧不仅来自铝土矿,几内亚还是多种矿藏的聚集地。几内亚拥有全球储量最大的未开发铁矿——西芒杜项目。

西芒杜项目分为北段和南段。2020年6月10日,由新加坡韦立国际、烟台港集团、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和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集团共建的“赢联盟”与几内亚政府正式签署协议,以140亿美元取得西芒杜北段两个区块的矿权。

南段矿权由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澳大利亚力拓拥有45.05%的股份,中铝集团、中国宝武为首的中方联合体持股39.95%,几内亚政府占15%股份。

几内亚铝土矿产专家亚当表示,“政变不太可能对出口产生重大的短期影响”,他同时预测“任何新政府都会确保不去破坏未来的盈利与投资”。目前,中国铝业公司发言人说,其在几内亚的铝土矿产业运营正常。新加坡TOP公司称,其在几内亚运营的两个铝土矿情况稳定,在受到“最小的干扰”后继续运营。

几内亚矿业公司主席盖伊表示:“无论谁当政,他们都希望项目能够实施,因为它对国家有好处。”他同时表示,该公司的矿产开发项目已经通过世界银行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获得政治风险保险。

贺文萍表示,除了中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也在几内亚也拥有不少企业项目,这种国际联合企业往往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于几内亚自身来说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即使新的政权上台,几内亚的矿产资源开发仍需要依靠这些企业向前发展。

————————

延伸阅读:

非洲小国一夜变天,中企千亿投资危险?

短时间内的一系列局势更迭,一下子让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这个世界最贫穷国度之上,而眼下的局势并不明朗。

政变发生后,联合国、非洲联盟(非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等国际组织当天发表声明,谴责任何通过武力接管政府的行为,要求立即释放孔戴。与几内亚联系紧密的法国外交部,也谴责了政变。中方6日表示,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总统,希望各方保持冷静克制。

但另一方面,部分反对派支持者已走上街头,庆祝孔戴政府的倒台。在他们看来,已执政十多年的孔戴政府腐败无能,继续让国家沉沦,而他去年修宪谋求无限期连任的举动,更是让局势“火上浇油”。相较而言,前法国外籍军团出身的马马迪·敦布亚,代表了某种“变革性”的力量。

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沿途的国家,中国与几内亚联系紧密。中方为几内亚承建铁路等基础设施,援助新冠疫苗,开采铝土矿和铁矿,惠及两国。特别是被外界视为“摆脱澳大利亚铁矿石依赖的”西芒杜(Simandou)项目,中方为这一项目投入了巨量资金,但这场兵变,可能令这一战略投资面临风险。

西芒杜矿山

1 军人宣称夺权,国际社会谴责

当地时间9月5日晚,此次政变的领导人,几内亚特种部队上校马马迪·敦布亚(Mamadi Doumbouya),携数名持枪士兵在电视台宣读声明,除痛陈孔戴政府的腐败外,还宣布了政变军事团体下一步的举动。

身着军装和国旗的敦布亚在声明中宣称:“一名士兵的职责,就是拯救国家。我们将不会再把政治交给一个人(孔戴)。几内亚是个美丽的国家,我们需要更加呵护他。”

“如果你看到我们道路和医院的状况,你会意识到,72年了,我们是时候站起来了,我们需要觉醒。”

根据敦布亚的说法,由于孔戴政府“腐败泛滥”、“管理不善”以及“国家贫穷”,他们已经组建一个名叫“国家协调和发展委员会”的团体,接管政权,停止宪法,并将与各方面商讨,通过一部更新也更具包容性的宪法。

从当地时间5日晚8点起,几内亚将实施“无限期”的宵禁,同时“委员会”还将在6日上午十一点召集孔戴政府的内阁成员以实现包容性和平过渡。但另一方面,“委员会”又威胁说,任何不参加会议的举动都将被视为“叛乱”。短期之内,几内亚的地方和中央政府领导人,都将由军人代替。

稍早之前,敦布亚领导的团体曾送给法新社一份视频。画面中,孔戴坐在沙发上,持枪士兵环绕在他周围,他拒绝回答有关自己是否遭到“无礼对待”的问题。敦布亚则宣称,孔戴已是“前总统”,他目前人身安全,已允许他和自己的医生接触。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孔戴与政变士兵合影

但这份视频的真实性无法验证。

5日凌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曾发生激烈枪战,局势一片混乱。当地居民说,枪声出现在几内亚总统府、国防部所在的卡卢姆区,持续约20分钟。该区有一座军营。路透社则援引一名几内亚政府高级官员的话称,孔戴没有在事件中受伤,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国际社会近乎一致地谴责了几内亚发生的军事政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日在社交媒体上说,他本人正密切关注几内亚局势。他强烈谴责任何通过武力接管政府的行为,呼吁立即释放孔戴。

非盟轮值主席国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和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同日发表共同声明,谴责任何以武力夺取政权的行为,呼吁立即释放孔戴。声明同时呼吁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紧急开会研究几内亚形势,并采取适当措施。

西共体5日晚发表声明,谴责几内亚发生的“政变图谋”,表示将采取制裁措施以期“恢复几内亚宪法秩序”。此外,西共体要求几内亚叛乱军人保障孔戴人身安全,并无条件释放孔戴和其他在押人员。

与几内亚联系紧密的法国外交部,也发表声明谴责了这次政变。欧盟外交方面负责人博雷利则呼吁军事团体:“尊重几内亚的法律,和平的利益,以及几内亚民众的福祉。”

作为几内亚的最大援助国之一,美国国务院也对暴力发出警告,并呼吁军事团体“避免超越宪法”的行动,因为这“只会损害几内亚和平、稳定和繁荣的前景”。同时,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也补充说,军事团体的行动“可能会限制美国和其他国际伙伴援助该国的能力”。

2 “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怎么乱的?

军事政变的消息传来,几内亚国内反对派民众上街庆祝。根据法新社的描述,数百民众站在科纳克里的街上,为士兵们鼓掌致意。

一名要求匿名的游行者说:“我们为特种部队感到骄傲,处死那些折磨我们年轻人的凶手。”

另一名叫做马利克·迪亚洛(Malick Diallo)的几内亚小店主则说:“孔戴总统应该下台。他没有权利继续竞选第三任期,但他还是固执地做了。”

民众口中的任期争议,正是源于去年3月的修宪。此前,几内亚规定总统只能有两任任期限制,但去年3月孔戴政府强行通过一份打破任期限制的修宪法案,延长总统任期。此举引来民众的反对。

孔戴是几内亚自1958年独立以来,首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

1958年9月28日,几内亚通过公民投票反对法国戴高乐宪法,拒绝留在法兰西共同体内。同年10月2日宣告独立,成立几内亚共和国,塞古·杜尔任总统直至1984年3月病逝。同年4月,拉萨纳·孔戴上校发动兵变,宣布成立几内亚第二共和国。

拉萨纳·孔戴控制几内亚达24年后,于2008年去世。随后,军政府短暂控制了几内亚,但于2010年倒台。在此期间,曾流亡法国的阿尔法·孔戴返回几内亚,并于2010年11月当选总统,2015年连任。

阿尔法·孔戴出生于1938年,信奉伊斯兰教。早年留学法国,获法学博士学位,后长期在法国大学任教。上世纪60年代在法国留学期间投身政治运动,创建劳动党,1988年改名为几内亚人民联盟并任党主席。曾两次参加总统大选。1995年当选国民议会议员。1998年大选期间被当局逮捕,并被判10年监禁。2001年被提前释放,随即流亡法国。

几内亚系世界上经济最不发达国家。农业国,工业基础薄弱,粮食不能自给。近年受国内局势动荡影响,几经济形势持续恶化。孔戴政府重视发展经济,重点保障主要城市的水、电供应,大力发展农业,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财税金融改革,加强对资源开发的管理与控制。

同时,作为世界上铝土矿和铁矿最丰富的国家,几内亚有“地质奇迹”之称。铝矾土贮藏总量估计为400亿吨,其中290多亿吨已探明,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30%,居世界第一位,其品位高达58%-62%。铁矿石储量上百亿吨,品位高达 70%。钻石储量为2500万-3000万克拉。此外还有黄金、铜、铀、钴、铅、锌等。

但由于几内亚国内政府管理不善,产业结构落后,开采技术方面有巨大缺陷,同时也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破坏。另一方面,由于几内亚局势动荡,当地也很难吸引外国投资。

新冠疫情来袭之后,几内亚国内经济“雪上加霜”,谷物、面粉和糖的价格飞涨,引起民众不满。如在上月,几内亚政府宣布将汽油价格从每升9000几内亚法郎(约合人民币5.9元)上调至11000几内亚法郎(约合人民币6.4元)。

5日,几内亚士兵在科纳克里街头严阵以待

同时,为了平衡预算,政府增加了国会和总统的服务经费,却减少了警察和军队的经费。部分观察人士也表示,这可能是敦布亚实施政变的一大原因。

敦布亚曾是法国外籍军团下士,但服役期满回国后,他领导了孔戴创立的特种部队,官至上校。

3 中企摆脱澳大利亚铁矿石依赖的西芒杜,面临风险?

1959年10月4日中国与几内亚建交,几也是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顺利。中方为几内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建交以来,中国为几援建了广播电视中心、人民宫、金康和丁基索水电站、自由电影院、卷烟火柴厂、总统府、医院等。2015年9月,中国承建的卡雷塔水电站顺利竣工并发电,大大缓解几电力紧缺状况。而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中方还积极援助几内亚疫苗。

1960年9月,中几签订贸易与支付协定。到2020年,双边贸易额约43.88亿美元,同比增长5.1%,其中,中方出口19.12亿美元,增长11.4%,进口24.76亿美元,增长0.8%。

几内亚也是中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国家。2018年,孔戴曾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几内亚经历过一段持续多年的经济建设迟滞期,如今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卫生等方面发展仍较为落后。在这些方面,中国一直是我们的伙伴。”

“毫无疑问,中国的高速发展对非洲国家是件好事。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领域,中几合作卓有成效。几内亚欢迎与中国加深在高新技术领域的合作,中国在该地区建设的工业园区是这一领域合作的典范,我认为几内亚有条件与中国共同探索这种合作模式。”

就在上月,中方承建的几内亚达圣铁路进入万吨重载时代。达圣铁路由中国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设计、中铁十四局等承建。该铁路长约125公里,设计时速80公里,建有21座桥梁、2条隧道和6个车站,完全使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和中国设备,是几内亚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建造的第一条现代化铁路,于今年6月顺利竣工。

施工期间,中方项目部累计招聘当地员工5000人。盖得吉利村坐落于达圣铁路沿线,村长穆罕默德见证并参与了这条铁路的建设全过程。

穆罕默德说,在铁路建设前,大部分村民都以种地、养羊为生,少部分人在附近城市做些简单的零工,月薪至多60万几内亚法郎(约合人民币420元)。中企到来之后,几乎把村里所有的年轻人都招聘去参加工作。经过中企培训,村里培养了一批瓦工,“原本附近几个大城市加在一起都找不到几个瓦工,现在光我们村就有不少。不仅收入翻番,更重要的是,公司为我们开展技能培训。”穆罕默德自豪地说。

“相信我们的村子、我们的社区会因为这条铁路而发展得更好,越来越多的人会和我一样走到山外,说不定,我的孩子将来能有机会到中国去学习和工作呢。”穆罕默德说。

达圣铁路的一大重要作用,就在于帮助几内亚运输矿产。几内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铝土矿出口国之一,铝土资源极为丰富,其已探明储量约占世界三分之一。然而,落后的基础设施和复杂的地理条件给运输造成不便——一辆载重40吨的卡车在矿区和达比隆港之间来回一趟,需要9个小时,低效又不安全,产业发展极受限制。

孔戴认为:“达圣铁路的建成将带来巨大变化,期待它在未来推动沿线矿产项目。”

铝土矿方面,几内亚是中国的主要铝土矿供应国,对中国的铝土矿出口额几乎和澳大利亚并列第一。2020年中国铝土矿共进口11158.7万吨,同比稳增10.9%,其中进口自几内亚5267.01万吨,占总进口量的47.2%,同比大增18.51%。

但兵变消息一出,引发市场对铝土矿出口的担忧,从而影响铝产品供应。

9月6日,国内有色金属龙头中铝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铝业A股(601600.SH)和港股(02600.HK)均大涨,A股一度涨停。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铝价创下10年新高,沪铝也一度攀升至近年最高水平。

英国投行Liberum Capital商品策略主管汤姆·普莱斯(Tom Price)表示,几内亚的兵变”可能对铝价产生投机性影响,但对氧化铝价格的影响将会更大,因为这一事件对它有更直接性的影响……这一事件将催生新的供应安全风险。”

铁矿方面,几内亚拥有全球储量最大的未开发铁矿——西芒杜项目,该地区铁矿石总储量累计超过100亿吨,铁矿石的平均品位高达65%,年产量有望达到1.5亿吨。中国企业在其中投资甚多。

西芒杜项目分为北段(区块1号和2号)和南段(区块3号和4号)。其中北段的矿权几经易手,2020年6月10日,由新加坡韦立国际、烟台港集团、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和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集团共建的 “赢联盟(SMB-Winning Consortium)”与几内亚政府正式签署协议,以140亿美元取得西芒杜北段的两个区块的矿权。

而南段矿权由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力拓拥有45.05%的股份,中铝集团、中国宝武为首的中方联合体持股39.95%,几内亚政府占15%股份。

据中国冶金报官方网站今年8月报道介绍,西芒杜铁矿开发的难度主要在于,几内亚政府提出硬性要求,必须在几内亚境内修建一条长约650公里的铁路和一个深水港,供铁矿石出口。这一公用基础设施的建设所需要的投资巨大。宝武集团通过前期初步调研,预计3、4号区块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在内的开发总投资在约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60.85亿元)。

国内铁矿石期货周一早间走低,截至中午主力合约跌5.16%至734元/吨。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6日认为:“此前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高企,曾让人们重新燃起希望,认为几内亚可能在西芒杜建设一个主要铁矿石生产地。但有关军事政变的消息,令外界再度怀疑这个西非国家是否有能力,成为可与澳大利亚匹敌的主要铁矿石生产国。”

报道称,西芒杜之所以近年来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正是因为中企和新加坡企业联手拿下两个区块的开采权。这也让西芒杜被外界视为,中国减少澳大利亚铁矿石依赖的一大途径。

因此,毕马威(KPMG)澳大利亚地缘政治负责人梅里登·瓦拉尔(Merriden Varrall)认为,矿业公司应该为地缘政治不稳定加剧的时代做好准备。

当前几内亚局势仍然不明朗,任何结论都太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6日表态,我们密切关注几内亚形势发展,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总统。

我们呼吁希望各方保持冷静克制,从几内亚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相关问题,维护其国内和平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