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安省女孩感染长期后遗症!多伦多病童医院专家:别忽视儿童轻症

再过两天安省学校就要 开学了!今年秋季校园疫情是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没有接种疫苗的12岁以下的幼儿班级,很多家长心情非常忐忑。

儿童感染病毒这件事,不仅让家长担忧,很多专家也呼吁对儿童长期感染 COVID-19 的病例引起重视。

CBC新闻采访了长期感染COVID的孩子的父母,他们用亲身经历提醒本周在为返校儿童做准备的家长:孩子感染也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症状。而多伦多病童医院的专家也警告,不要忽视儿童最初感染的轻症,有些会在之后变成慢性的、使人衰弱的长期后遗症!

11岁女孩感染近1年好不了

安省Orangeville的一位母亲凯西(Cathy Smyth),就亲身经历了孩子感染久治不愈的事情。

2020年10月,她们全家都感染了病毒。其中包括她的两个孩子:11岁的女儿艾莉莎 (Alyssa)和她姐姐艾米丽(Emily)。

艾莉莎一开始似乎没有受到病毒感染的重大影响。凯西说,“艾莉莎感染病毒的时候一开始只是咳嗽和喉咙痛。一周内她靠吃冰霜缓解喉咙痛。但是在第9天,她爬进了我的房间,她的手、脚和脸都肿了。

他们联系了公共卫生部门,并被告知将快将女儿送到当地的急诊。

“在医院他们做了大量的血液检查...... [他们] 告诉我们要监测她,给她服用过敏药Benadryl。过了大概5天,肿胀终于消退些了,她终于可以再次穿上鞋子。”

但是,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大约三四个星期后,她的出现了哮喘。”凯西说。经过多次胸部 X 光检查,家人被告知说艾莉莎的症状可能会持续存在。

艾莉莎生病前身体非常好,而且曾在安省 13 岁以下有用比赛中排名前 50名,但是她现在游泳池里也很挣扎,因为有关节酸痛,她也不习惯被哮喘拖累。

艾莉莎表示,现在游泳不得不经常停下来休息,因为膝盖,肩膀都会疼,大部分时间只能靠踢腿。

妈妈还透露,艾莉莎在集中注意力并记住事情方面也遇到了困难。

长期后遗症病童远不只一个

不仅如此,艾莉莎全家自从感染了病毒之后都患上了失眠,一直到现在还没好。

凯西自己也是长期后遗症患者,因为到现在还不断的有症状。他们的女儿后来被转到了多伦多病童医院(Toronto Sick Kids)一家新的长期新冠患者诊所。

这意味女儿艾莉莎正式诊断出患有长期后遗症,需要见阿努·瓦德瓦(Anu Wadhwa)医生。

阿努和她的同事们需要帮助这些感染长期症状的孩子控制最烦人的症状,比如如哮喘、疼痛或失眠,并让患者接受温和的物理或职业治疗,以帮助他们“离开沙发,每天多做一点。”

像艾莉莎这样长期被新冠症状折磨的孩子不止一个,能看到专科医生也还算幸运的。

埃德蒙顿居民杰西卡·盖茨 (Jessica Gates) 也一直渴望医生能帮助她 8 岁的女儿米兰达 (Miranda) 缓解长期症状。

2020 年 12 月,女儿在学校感染了病毒,结果她和女儿双双确诊。此后两人都出现了令人虚弱、挥之不去的症状。杰西卡,米兰达每晚都会有严重的胃痛,这导致大约每周都呕吐一次。

“我已经带她去看医生了,医生只是对此置之不理。他认为这与 COVID 没有任何关系,”她说。相反,米兰达的医生诊断她患有一种叫做腹部偏头痛的疾病,并告诉盖茨给她的女儿吃布洛芬来治疗这个问题。然而这根本没有帮助。

虽然埃德蒙顿也有一个新冠长期患者诊所,但盖茨无法把女儿转去那里。

看似轻症却可能转为长期患病

治疗新冠长期病患儿童的医生和卫生工作者也呼吁:多关注 12 岁以下儿童面临的风险吧!因为他们还不能接种疫苗,而 delta 变体正引爆第四波大流行。

他们说,尽管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听到的主要信息是儿童很多都是轻症,但即使是看似轻微的 COVID 病例也可能转变为令儿童长期患病。

多伦多病童医院的阿努医生表示,COVID病毒可以让孩子们病几个月。

“我们追踪的大多数孩子都患有相当轻微症状,几乎看起来是按照你预期的方式解决了,然而要么某些症状持续不断存在,要么[孩子]有段时间感觉好了,但正常一两天后又开始感觉更糟了。”

身兼多伦多大学儿科副教授的阿努医生说, “因此,即使感染轻微,其中一些孩子也会出现非常明显、持续的症状,这似乎非常典型。”

这些症状包括关节疼痛、疲劳、呼吸急促以及最难治疗的脑雾等。

例如,Wadhwa 治疗的一个女孩每晚要多花两个小时来完成她的学业。

8 月发表在《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上的一项研究追踪了英国 1,700 多名 COVID-19 检测呈阳性的儿童。近 2% 的症状持续时间 超过56天!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很小的比例,但阿努医生指出,如果有很多儿童被感染,那么这个比例就意味着很多人可能会受到长期新冠病毒的影响。

迄今为止,在近 150 万感染的加拿大人中,有 287,204 人未满 19 岁。

加拿大对新冠长期后遗症认识不够

加拿大新冠长期患者支持网络,儿童长期病患负责人苏斯(Susie Goulding)表示,加拿大自己承认在长期 COVID 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更不用说它对儿童的影响了。

她指出,英国在去年11月就建立了治疗长途病例的诊所,但直到今年 7 月,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医生(Theresa Tam)才首次承认病毒存在长途综合症。

“12月,美国拨款 11.5 亿用于帮长期患者”。而CBC联系了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征询相关问题,但在截稿前前没有收到回复。

她指出,人们对长期症状可能会影响孩子的认识有延迟。这可能与加拿大大部分地区学校迅速关闭,大家认为“孩子们得到了某种保护”有关。

“但问题在于,如果不让人们知道感染 COVID可能有长期严重的后果,那么他们就不会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而且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会有多糟糕。”

在通过各种治疗后,艾莉莎在过去几个月里病情总算有了改善。这些治疗包括对她的肺部进行理疗,她妈妈说,在感染了病毒后,物理治疗师将女儿的肺描述为“像混凝土一样”。

她还感叹,“即便我们认真对待,但还是感染了...”

开学在即,家长们还是要苦口婆心和孩子解释下病毒的危害,认真对待也可能被感染,不重视的话感染机率更高。

希望所有孩子都有一个安全的开学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