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37年过去,和郎平一起夺金的11个女孩过得怎样

很难想象,以后女排比赛,再也看不到郎平在旁指导的身影,是一种什么场景。

是的,郎平要退休了。

东京奥运,中国女排铩羽而归很遗憾,但一次失败并不代表什么,中国女排还有的是机会。

只是,郎平这次之后离开了排球舞台。

那天,伴随着《阳光总在风雨后》的背景音乐,女排姑娘们集体向郞平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是拥抱时无法控制的眼泪。

说起来,郎平算是为我们带来了排球最好的时代。

饭姐不禁想起 1984 年的洛杉矶奥运会。

女排姑娘们虽然在小组赛时败于美国队,但却越战越勇,最终决战连胜三局。

她们拿到的不仅是女子排球 " 三连冠 ",还是中国女排的第一枚奥运金牌。

如今,那些和郎平一起参与了封神之战的姑娘们退役后都去哪儿了,如今过得怎样 ?

卸下冠军光环的她们,是否也都有着各自的精彩人生?

朱玲和李延军

奥运夺冠之后,27 岁的朱玲回到了老家四川。

为排球奋战了十年她,文化水平仅仅是高中毕业。

朱玲没有回避,退役后,她毅然进入四川大学干部培训班,经过两年进修,成功拿到了大专文凭。

随后,朱玲接到任命,到成为四川省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

那一年,她 31 岁,是四川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

初来乍到的朱玲面对着繁杂的工作,一时之间慌了神。

做运动员时,没有什么事是需要她操心的,一切都有领导和教练,朱玲只需要学会一点,服从命令。

如今,她处在了领导的位置上,独自面对一个泱泱大省的体育管理事务。朱玲面对空前的压力,没有退缩。

她为自己制定了 " 三多一少 " 方针—— " 多听、多看、多干、少说。"

凭着在球场上锻炼出来的韧劲和勤奋,朱玲适应得很快,无论是体育竞赛还是体育产业,都干得风生水起。

朱玲在任期间,四川省向国家输送了不少好运动员,她也升职为四川省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

但 2014 年,天涯论坛等网络社区上突然出现了一批举报朱玲等人索贿的信息。

不久,四川省体育局相关领导相继报警,警方调查后并无实际证据,才将此事平息。

2016 年朱玲离开体育局后,进入政协工作,任政协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文体医卫委员会副主任

今年 5 月,朱玲还和梁艳一起去了江津,指导了几个中学排球队的队员训练。

和朱玲一样,老女排副攻手李延军在退役后也选择留在体制内。

刚退役时,李延军曾去奥地利打球。

1997 年回国后,她进入国家机关党工委党校分校工作,成为了一名公务员。

与朱玲有一些不同,李延军更向往安定平静的生活。

进入机关后,她主要从事培训教育工作,也很少再提及自己的 " 冠军 " 身份。

但她也时刻都挂念着排球,遗憾自己没有赶上 " 有自由人 " 的时代。

2019 年,她曾到江苏淮安,为中国女排援建的排球训练营揭牌。

2020 年 1 月,她和张蓉芳、梁艳、杨希等几个队友一起参加了北京卫视的春晚。

说到张蓉芳,她可是一度被誉为 " 怪球手 "。

她曾是中国女排的队长和主攻手,与郎平携手为女排夺下 " 五连冠 "。

1984 年女排夺得奥运冠军后,张蓉芳就选择了退役,到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学习。

期间,她与前中国男排队员胡进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感情稳步发展。

更戏剧化的是,胡进第一次出任中国女排教练员也是 1984 年,可以说张蓉芳前脚搬离了女排宿舍,胡进后脚就搬了进去。

但阴差阳错反而是好像,因为体育局对运动员的个人感情管理很严格,张蓉芳和胡进的 " 错过 ",恰到好处地保护了两人的爱情。

胡进作为教练员帮助女排夺下 " 四连冠 " 之后,牵起张蓉芳的手,共同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时隔两年,在女排征战 " 五连冠 "

前夕,主帅邓若曾因故请辞,还在读书的张蓉芳临危受命,担任主教练,上任两个月后,她怀了身孕。

胡进自然不能与张蓉芳搭档执教,所以与张蓉芳共同帮助中国女排夺取 " 五连冠 " 的是郞平。

而拥有一身拦网绝技的周晓兰,曾被赋予 " 天安门城墙 " 的美誉。

退役后,她选择到上海体育学院进修,一毕业就进入国家体委,出任排球处长。

与朱玲不同,初次上任的周晓兰有一股 " 初生牛犊不怕虎 " 的狠劲儿。

由于当时国家为体育事业调拨的经费远远不能满足发展需要,周晓兰立即决定进行排球运动管理体制的改革,尝试引进外资。

后来,她成功地为女排拉来了数千万的巨额资金,也成为了女排商业化运作的第一人。

周晓兰把球场上的那份拼搏和豁达也一起带到了 " 官场 ",接二连三的惊人业绩让她的仕途一马平川。

但直到 1994 年接任国家体委球类司副司长前,她还一直住在只有一室的公寓里,拿着 54 元人民币的薪水。

五连冠之后,中国女排一直在走下坡路,张蓉芳和周晓兰用不同的方式为女排努力着。

1988 年汉城奥运会再次失利,胡进重新被任命为女排国家队主教练,与此同时,新的矛盾产生了,那便是,中国女排出现了 " 夫妻店

"。

张蓉芳没有回避矛盾,她主动请辞,分管训练局的其他工作,与排球划清界限。

周晓兰的排球体制改革,恰好进行地如火如荼。

命运似乎就是喜欢磨练努力的人,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女排落入了十年间的最低谷。

八支参赛队伍中,中国女排仅获得了第七名。

同时,又曝出女排队员服用兴奋剂事件,各界舆论一片哗然。

接踵而至的便是全国球迷们对张蓉芳胡进夫妻的指责和声讨。

那时,国家体委顶着各界压力,周晓兰和张蓉芳的恩师,原中国女排教练袁伟民要求由周晓兰出面举行记者招待会,为中国女排的颓势负责。

周晓兰决定从大局出发,尝试化解危局,但出于种种原因,发布会并未如期举行。

不过,胡进被迫下课,周晓兰的工作也开始陷入逆境。

之后,周晓兰代表中国排协,与正在美国读书的郎平取得联系,大力邀请她回国出任主教练。

期间,她未经高层同意,便私自向外界透露了 " 中国排协同意郎平回国执教 " 的消息。

不知道是否受此影响,在担任 " 体委副司长 "8 个月后,周晓兰辞职回归家庭,与丈夫一同去了美国定居。

据说,她先是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做排球教练,后在马里兰州爱德华市的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做工程师,她也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目前近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张蓉芳在胡进离开中国女排后,再度接管排球相关工作,见证了郎平第一次回国执教,带领女排重回巅峰的奇迹。

2015 年,她作为主管领导与郎平共同征战女排世界杯,不负众望再次夺下冠军。

张蓉芳用另一种方式见证了世界冠军的荣誉,回国后,她递交了辞职申请,因为那时的她已经被病痛折磨了很多年。

虽然还没有到退休年龄,但国家体育总局为了她的身体,最终还是做出了免去了张蓉芳的行政职务,让她提前退休。

郑美珠和侯玉珠

老女排的接应二传郑美珠,则在见证了 " 四连冠 " 后选择退役。

退役后,她虽然没有离开体育,但是却远赴德国寻求发展,她一直坚信:" 经验是中国女排最大的财富。"

1991 年,郑美珠从德国俱乐部退役,与丈夫一同经商。

郑美珠的丈夫是曾经担任过中国女排运动队医生的孙卫中,异国他乡的重逢成就了这段美好的姻缘。

他们在德国成立了中医医疗法培训中心,积极向世界传播和展示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

虽然郑美珠在国外生活多年,但对祖国的眷恋始终留在心中。亚特兰大奥运会时,女排的比赛,她一场都没落下。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前夕,郑美珠回到了老家福州,并成为圣火传递的第一棒火炬手。

接替她的第二棒火炬手,是与郑美珠共同被誉为福建 " 双珠 " 的队友侯玉珠。

侯玉珠离开赛场后,就回到了家乡,一直从事与体育相关的工作。

身为省政协委员,侯玉珠始终为全民健身事业建言献策,特别关注青少年、幼儿体育工作。

2020 年初,她当选为福建省体育总会第七届理事会副主席。

杨锡兰和苏惠娟

杨锡兰获得过女排 " 五连冠 " 的荣光,同样也经历了 88 年汉城奥运会的低谷。

她作为当时女排的队长,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这也成为她退役后远走他乡的导火索。

选择去瑞士对杨锡兰来说是个偶然,当时一心想去美国留学的杨锡兰因为不想与被拒签的爱人分开,毅然放弃了去美国的机会。

早年到瑞士比赛的经历,在杨锡兰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于是夫妻二人选择了这个美丽的国家。

定居瑞士后,杨锡兰曾担任一家小俱乐部的排球教练,虽然这个球队由业余球员组成,但在她的带领下,曾拿到瑞士排球联赛亚军的好成绩,并参加了欧洲杯。

那时的杨锡兰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精通四门语言,分别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语。

她直言:" 尽管学得很艰难,但有老女排的精神支撑,我可以面对一切困难。"

后来,由于怀孕生子,杨锡兰选择回归家庭,等儿子和女儿长大一些,她又重新投入工作,到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做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

凭借优秀的运动员素质和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杨锡兰面对新的挑战和任务不仅迅速胜任,而且工作起来游刃有余。

虽然定居海外,但杨锡兰每隔几年就会回到家乡,她说:" 祖国永远是她的根。"

同样在瑞士定居的还有苏惠娟,1994 年世锦赛后,她选择了退役。

苏惠娟曾在瑞士复出打球,但之后,便逐渐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姜英、杨晓君和梁艳

姜英被称为郎平的 " 接班人 ",是队里的主攻手。

退役之后,她也选了和郎平同样的路,出国留学并且担任排球教练。

初到澳大利亚的姜英,一心只想着快点闯过 " 语言关 "。

不料,半年后,她接到了南澳大利亚体育学院的聘任书,邀请她担任学校女子排球队的教练员。

虽然语言还不熟练,但姜英还是决定上岗。

刚一上任,学院发给了她一台电脑。口头沟通和肢体语言并用,让姜英与队员们勉强能够交流,可用电脑写工作报告成了让她最头疼的事。

没有什么能难住在中国女排历练过的运动员,姜英不断尝试,用更多的时间加倍学习,在担任了一年的助理教练后,她成为了球队的主教练,一干就是

13 年。

郎平接任美国队主教练的时候,姜英也接到了澳大利亚国家队的邀请,出任女排主教练。

虽然相对于排球来说,澳大利亚人更喜欢沙滩排球,可姜英却觉得,这是自己喜欢的事业。

如今,姜英正积极推动中国气排球运动在澳大利亚的普及,她一直喜欢平静的生活,陪孩子做喜欢的事,和丈夫一起亲近大自然,平淡却有滋有味。

副攻手杨晓君离开国家队后,受邀到德国打球。

退役之后,她的状态并不好,排球在德国是一项缺乏关注的运动。

1996 年,杨晓君的女儿在德国出生,她决定结束自己的排球生涯,进修德语,学习金融贸易。

毕业后,她进入依必安电气公司,得到了一份工作。非常巧合的是,这家公司一直是排球俱乐部的赞助商。

同年,杨晓君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德国国家教练 A 级资格证书。

40 岁那年,为了女儿能够学习中文,杨晓君搬到了法兰克福,在一家物流公司担任要职。

同时,她还拥有一份兼职,维斯巴登 VC 女排的主教练,每天 16

个小时的工作时长,让杨晓君出色地完成了两份工作,现在的她已经是出了名的 " 工作狂 "。

每年假期,杨晓君都会带女儿回北京住一段时间,但她依然决定留在德国,她说:" 北京德语学校的学费太贵了。"

2020 年北京卫视的春晚舞台上,老女排欢聚一堂,除了张蓉芳、李延军,还有久未露面的 " 笑面黑娃 " 梁艳。

梁艳是中国女排的副攻手,也是唯一一位以球员身份全程参与女排五连冠奇迹的选手。

但是退役后,她并没有再从事体育相关的事业,而且选择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学习,成为了一名新闻工作者。

之后,一次偶然机会,梁艳辞去安稳的杂志社工作,决定 " 下海经商 ",创办了一家体育文化传媒公司。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梁艳陪伴家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后来,她开始有计划地回归家庭,公司称定后,梁艳逐年减少工作量,把重心慢慢转移到家人身上。

她的女儿是清华大学的博士,谈起这件事,梁艳就会觉得很骄傲。

如今,关于她的消息也越来越少,但在先前的采访中,她曾说,珍惜当下,享受生活已经成为她最大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