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纽约疫苗护士的一天:中年接种者哭得更厉害

今年1月初,刚从护理学院毕业的妮可·布里恩扎(Nicole Brienza)正在寻找工作。当她得知贾维茨中心(Javits Center)即将开展大规模的疫苗接种项目时,她立即申请了。

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三天后,她在那里得到了一个职位。“这份工作让我觉得自己是历史的一部分,”24岁的布里恩扎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经历”,她第一天在贾维茨开始工作是1月17日。她与父母以及两个弟弟住在皇后区的白石镇(Whitestone)。

以下是妮可和大家分享的在贾维茨中心的一天。

位于曼哈顿的贾维茨中心

起床和出门 如果我健身,会在四点半或五点起床。疫情期间,我父亲把我们的地下室变成了一个健身房。如果跳过这个步骤,我通常在5点45分起床。喝个早茶,洗澡,换衣服,再吃一些麦片或燕麦片,然后在6点10分离开。我平时会坐7号线去法拉盛站,周日线路不开的时候,妈妈会开车送我去上班。

入口 当我戴口罩走过贾维茨中心入口的时候,士兵们会确保我们每隔六英尺进入。我们的体温会被检查,每天都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你有不舒服吗?生病了吗?去过需要隔离的州吗?接着我扫描我的身份证,然后把行李和午餐放在一个储物柜里,并出我的护目镜。

妮可自一月中旬以来一直在贾维茨中心为纽约人接种疫苗。

准备工作我拿了一个面罩、一个新的口罩和一盒手套,然后去到一张桌子。我是大约130名护士中的一员,那里一共有58张桌子。我比较喜欢靠前的位置,因为可以有机会接种更多的疫苗。人们走到后面的桌子需要更长的时间。我给桌子消毒,确保有足够的酒精湿巾和创可贴。有人把疫苗拿给我们,每次有六支注射器,每人一针。这些都是药剂师准备的,他们也和我们一起在现场。如果真的很忙,他们会安排两名护士坐在一张桌子旁,但通常只有我和数据录入员。

注射我每天给100到150人注射辉瑞疫苗。星期日是最忙的时候。我和前来接种的人们相处的时间只有5到10分钟。所有人都是快乐的、感恩的。每个人都感谢了我,有些人还哭了。早上,他们都说对队伍移动得如此之快感到惊讶,并希望机场也能移动得如此之快。

当我刚开始做这件事时,我很紧张,对话就像是一个剧本。现在,它可以很自然地流露出来。我介绍自己,尽量让气氛愉快一些,问他们怎么样,进城的感觉如何,试着帮助他们放松。然后我再深入了解——询问他们是否有过敏症,如果有,反应是什么?如果是第二次接种疫苗,我会问他们的症状如何,如果是第一次,我会告诉他们可能会有的症状。

妮可说,中年人往往是哭得更厉害的。

茶歇第一次休息是在九点半,有15分钟。如果我们需要,贾维茨会提供食物,以及香蕉、年糕、燕麦棒、茶、咖啡等零食。走到楼下的自助餐厅需要两分钟,回来也需要两分钟,我会坐下来喝杯咖啡。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都没有精力,通常只是玩玩手机来解压。

从9点45分到11点30分,老年人开始来了。他们有自己的队伍,所以不必等待,他们走到前几排桌子。和他们在一起很舒服,虽然我怕伤到他们,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肌肉。很多人说我是专业的,或者说我很温柔,作为一个应届毕业生,这种感觉很好。但中年人往往是哭得更厉害的。

安静的午餐 我11点半去储物柜拿我自己做的午餐:沙拉或沙拉三明治卷。我听说贾维茨的食物很好吃,但我比较喜欢知道自己吃的东西里有什么成分。我已经和很多人交上了朋友,有些是应届毕业生,有些是回来帮忙的退休护士。大家都很友好。在这段时间里,我尽量保持安静,让自己放松。

注射中心大约130名护士都需要戴着这种蓝色的手套。

回到工作从中午到三点半的工作也差不多:更加忙碌,队伍在不断地壮大。穿着红色背心的人被称为“跑步者”。他们是军人,从药房取来注射器,然后把它们放在我们的桌子上。他们需要不断地进行检查。如果只剩下两剂,我们要把绿色的薄纸片挂在灯上,当准备好迎接下一个接种者时,再拿开它。如果手套不够用了,有人会帮我弄到补给;如果我要上厕所,也会有人来接替我。

暂停3点半,我又要休息了,可能会去洗手间,或者从主楼的休息室拿一瓶水。这样可以省去我下楼再回来的时间。我开始有点累了,会坐在椅子上,看手机,回短信,刷刷Instagram。

妮可在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要为多达150人注射,所以她会休息几次。

高峰期 3点45分到5点是最忙的时候。排队的人多了起来。人们会比预约的时间来得更晚一些。我还没有遇到过没有预约的人,但很多人问我能不能帮他们的配偶预约。我很难过,因为我帮不上忙。他们都知道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但还是想要碰碰运气。

从5点到6点半,队伍移动的速度开始变慢了。药剂师们正在努力弄清楚他们还将需要多少注射。他们不想剩下多余的疫苗,因为只有6个小时的时间来使用它们。如果有多余的,我们会打电话给等待名单上的人,看他们能不能过来。那些人是最兴奋的,因为他们没有预料到自己可以打上。他们会放下手里的一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赶到这里。

乡村音乐七点,我开始清洁、整理桌子。我遇到了那么多不同的人,身心都很疲惫。我打卡下班,再从进来的地方离开大楼,外面的空气很清新。我喜欢这份工作,尽管我已经站了12个小时。妈妈已经把车停在前面等我。她喜欢谈话,但我一整天说得很累了,所以我们会打开收音机,听听乡村音乐。

我8点到家,这时已经饿得不行。妈妈做了晚饭,我很感激。我洗完澡,做完面部护理,大约九点半就上床睡觉了。可能还会在Netflix上看一些视频,最近刚看完 《布里奇顿》(Bridgerton)。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做。我的朋友们都觉得他们已经很久没看到我了。他们不太理解我为什么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