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罗渣士太渣了!我们的手机费又要涨了? QQ.com

 

Rogers 电信今天表示将会终止自行研发的下一代电视平台Internet protocol television (IPTV),把有关费用从财务报表中减记,根据罗渣士的估计,这笔损失高达5.25亿加元。自主研发放弃后,罗渣士宣布将与美国传媒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合作,在加拿大开发云端电视平台。

ROGERS与康卡斯特的云端电视平台被称为X1,预计在2018年底之前推出。

云端电视,通俗地讲,就是用户不需要单独再为自家的电视配备所有互联网功能或内容,将电视连上网络,就可以随时从外界调取自己需要的资源或信息,比如说,可以在云电视里安装使用各种即时通讯软件。

在智能电视基础上,运用云计算、云存储等技术对现有应用进行升级的智能化云设备,它拥有海量存储、远程控制等众多应用优势,并能实现软件更新和内容的无限扩充。企业通过“云”来控制后台数据和软件平台,包括基础操作平台和应用操作系统,彩电用户不需要为自家的电视进行任何升级、维护、资源下载,只需将电视连上网络,就可即时实现最新应用和海量资源的共享。

这次不仅是罗渣士一家,ROGERS旗下IPTV的竞争对手COGECO 和SHAW 等研发的电视项目同样告吹。COGECO把TIVO产品这一项目挂牌出售,而SHAW也同样找到了康卡斯特进行云端电视项目。

由于自行研发在线电视平台项目搁浅,这些公司的做法同ROGERS 一样,COGECO和SHAW均出现了数以千万记的资产减记。BELL CANADA 旗下的FIBE TV成为了加拿大在线电视的独苗。

奇葩公司罗渣士

近年来,罗渣士的股票表现不错,但公司经营策略方面非常狗血:盲目花钱,头脑一热就上一个项目,然后在千百个员工呕心沥血努力后,管理层头脑开始冷下来,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的是以亏损的形式一笔勾销。

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上决赛上,加拿大冰球队击败了宿敌美国队后令数以万计的加拿大冰球爱好者欣喜若狂,每年冰球NHL联赛吸引着加拿大爱好冰球的人士。

这股热潮使得罗渣士公司也跟着发烧,2013年11月份,Rogers斥资52亿加元,一下将加拿大未来12年NHL冰球的转播权买下。

每一个冰球赛季,Rogers要支付4.3亿加元。世间事就是这么曲折微妙,没有买时行情火爆,一朝买下,热情却散去,NHL的加拿大冰球队今年的表现不佳,Rogers 刚买下转播权就遭遇半个世纪最差的冰球赛季。

2014年,看到奈飞的一飞冲天,罗渣士也蠢蠢欲动,推出在线SHOMI,从2014年11月到今年十一月底正好两年的时间就偃旗息鼓,公司亏损上亿加元,终于在今年11月底关闭。

有钱就是要乱花,你还照样得买单

别太担心这么多糟糕的决定,使得罗渣士公司遭受的金钱损失,罗渣士再渣,还是有办法鱼肉消费者的。在加拿大市场,ROGERS,TELUS , 和BELL,三分天下,不仅是加拿大主要的无线运营商,还是互联网和电视供应商。在垄断利润的滋润下,三家公司无论怎么打的头破血流,无论怎样投资失败,近几年的盈利和营收表现,都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原因很简单,由于三家公司的垄断竞争,消费者最终为公司的所有错误买单。

根据CRTC的报告显示:加拿大的电信公司的业务里,首次出现网络业务的销售总量超出电视业务。网络移动业务这些年呈现出了高速的增长,2015年就比上一个年份增加了40%。网络业务的营业额在加拿大总共达到了89.2亿加元。而这些可观的收入全部被ROGERS,BCE 或是SHAW 所瓜分了。这平均一人得交多少网费啊!

提起加拿大的电讯公司,大家第一个感觉就是太贵,收费奇高:加拿大人所支付的通讯账单平均为100到212加元的水平。加拿大人在手机费方面的费用也是全球最贵之一,主要发达国家的手机费为每月40美元,而加拿大人的平均手机费用为56美元。

加拿大人的平均消费数据上看,最近几年加人在食品上的消费降低,但是通讯消费却大幅上涨,显示出为了维持讯通和internet消费而减少其他消费的情形。

渥太华的一家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将加拿大与其他八个国家的通讯市场价格进行对比,特别是欧洲国家,以加拿大典型的通讯服务package为例,加拿大人支付的价格为182加元,而法国人只需要支付93加元,英国人支付102加元。

低收入的家庭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些家庭在加拿大的人口所占比例为8%-15%,他们家庭收入的7.6%都用于向电讯公司缴费,超过了购买衣服,医疗药品,和教育的费用。

如此高的收费和独特的垄断地位,使得加拿大三大通讯运营商收入颇丰,他们的股票一直被认为是收入性的投资,Rogers 股票的分红收益率超过3%,在当今的低利息时代是相当受欢迎的。

对外依赖,对内垄断,加拿大文化缺失严重

罗渣士电视节目,特别是在线节目输给奈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高水平加拿大内容以及特色的节目,因此无法与美国的节目抗衡。但是,如果培育出高水平的加拿大内容节目呢?必须由观众为加拿大节目付费。

加拿大光电局CRTC今年实施新政,要求给观众提供可选择的电视节目package,这样确实能够减少一点费用,可是,在旧的体系下,观众被动为一些根本不喜欢的加拿大内容支付费用,加拿大内容的媒体还可以维持。然而,一旦有选择后,很少有人会为加拿大内容付费。这样一来,比好莱坞逊色的加拿大内容再没有资金支持,传统丧失殆尽,加拿大观众将会蜕变成美国媒体和好莱坞的奴隶。

加拿大内容的媒体行业无疑将会陷入衰退,加拿大面临的缺失不仅仅是在经济层面上,更是文化层面上,而且这种缺失的影响更加长远。

看着罗渣士这样的公司项目大笔一挥,上亿加元就打了水漂,真是心痛,但是作为双重股权的公司,主要决定权都在罗渣士家族,我们看到的罗渣士股票都是B股,股东人微言轻。

本来,加拿大的电讯行业许多设备都来源于进口,随着电讯行业从传统的移动通话扩展到了简单上网,甚至软件应用,那么对于运营商的线路设备更新压力更大。

加拿大人的移动设备,过去有黑莓手机,由于是加拿大制造,不受加币汇率波动的影响。可是,随着黑莓退出手机生产,加拿大运营商对于线路支持的设备,将受到加元贬值,以及输入型通胀的影响,造成用户的成本上升。

现在,从无线通讯,到网络电视,主要的平台都放弃了加拿大自主研发,完全依赖美国。这无疑反映出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加拿大虽然贵为G7国家(较为发达的工业国),但是加拿大的行业过于单一。过去依赖资源,现在依赖房地产,靠天吃饭的习惯令加拿大企业的生产效率落后其它发达国家。罗渣士公司的情况,也是加拿大的电讯行业的现状,反映出来内部经济的垄断惰性,以及垄断企业对消费者的残酷压榨。(作者:杨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