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为吸引男性当兵,俄罗斯军方使出“美人计”

2020 年,一头金色长发,总爱涂抹大红色口红的女兵安娜 · 赫拉姆佐娃被军队开除了。一年前,她刚刚荣获国民警卫队选美比赛冠军的殊荣。

为表达不满,赫拉姆佐娃决定向媒体揭露军队内部可怕的 " 攀比氛围 ",坚称军队开除自己的原因是因为其他女同事妒忌其美貌,从而使她遭到了排挤。

安娜 · 赫拉姆佐娃

图源:east2west news

看到这一新闻后,俄罗斯以外的网友纷纷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件事情上:在俄罗斯,军队里竟然会举办选美比赛?

是的,这一活动最早可以追溯到 2003 年,目前已经深入到俄军的多数部队以及各地的警察系统。可以说,军警选美甚至成为了一种俄罗斯的特色。

只是保家卫国的巾帼英雄为何要纷纷比美?女兵们到底是更爱戎装还是更爱红装?如今,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站出来反对这项活动?

军队选美背后反映的是俄军内部根深蒂固的性别认知和对自身未来发展的隐隐担忧。

俄军选美的 " 鼻祖 "

2005 年 6 月 21 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军队剧院热闹非凡。在这栋巨大的斯大林式建筑里,19 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官兵正在参与 " 肩章美人 " 选美决赛,争夺 " 俄罗斯军队小姐 " 称号。

这是俄军第二次举办军队选美(第一次是在 2003 年),也是声势最大的一届,不仅获得了大量媒体关注,还在电视上进行了现场直播。

俄罗斯军警系统的女性们

图源:网络比赛开始前,参赛女官兵们在后台表现得很紧张,时不时整理不及膝盖的绿色军裙和妆发。大幕打开,灯光亮起,佳丽们迅速换上 " 露出 8 颗牙齿 " 的标准微笑,大方自信地走起猫步。

很明显,台下观众纷纷被她们优雅的仪态和大长腿迷倒了,场馆里充斥着躁动的气氛。

除了走台步,19 名女官兵还演绎了爱国歌曲,其中一句歌词颇有意味:" 我们是士兵,首要考虑的是武器,男孩是次位。"

保家卫国的军队为何突然办起选美?进入决赛的女官兵给出了答案。

22 岁的铁道部队中尉安娜 · 明基纳告诉媒体,成为 " 俄罗斯军队小姐 " 不是 19 名女孩的主要目标。

"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帮助军队征兵,告诉适龄男性不要害怕进入军队。多亏这次选美,人们看到就连女孩也可以在军中做得很好。" 明基纳说。决赛之前,选手们还参与了军事演习、匍匐前行、携武器奔跑等项目。

女兵们还要进行体能和技术方面的考验

时任俄国防部发言人、2005" 肩章美人 " 选美比赛组织者根纳迪 · 久巴认为,此次活动向公众展示了俄军积极、柔软的一面。他还坚信,没有几个男人在看过选美后能忍住不参军。

" 之前,当参赛女孩们到莫斯科报社接受采访时,很多男孩前来围观,甚至爬墙只为一睹她们的芳容。男孩们互相喊着‘我这就要去参军’。" 久巴自豪地对媒体说。

在 2005 年,这样的论调并没有引发什么舆论风波,看到 " 肩章美人 " 效果不错,俄黑海舰队、导弹部队和各地警察局也纷纷办起自己的选美比赛。

于是,军警机关办选美,成了一项在其他地区罕见、具有俄罗斯特点的 " 传统 "。

招不到兵的军队

之所以煞费苦心吸引新兵,主要是由于俄军人手不足。在 21 世纪的第一个 10 年,军队里的人员配备水平甚至只有 70% 左右。

俄军招不到人,有多重原因。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政府接管了境内的苏联武装力量,俄军正式成立,只不过和之前相比,经费不可同日而语,士兵的待遇也直线下降。

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两次车臣战争更是造成无数士兵阵亡,增加了从军的风险。

此外,层出不穷的暴力、霸凌事件,同样让不少适龄男青年面对军营望而却步。

根据智库 " 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 " 的报告,仅在 2006 年,俄军就共收到 292 起与霸凌及暴力有关的死亡案件。

同年,俄罗斯报纸也曝出数起军队丑闻。在一起案件中,一名新兵因遭受殴打致残,不得不将双腿截肢并割掉生殖器。另一起案件中,另一名新兵也受到类似待遇,最终为了保全性命切除了部分肠道。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有些军区,为赚外快,部分长官还会强迫新兵卖淫。公益组织 " 士兵母亲联盟 " 的柳波夫 · 耶泽列娃就曾向媒体讲述士兵保罗(化名)的故事。

" 保罗来自西伯利亚,在圣彼得堡服役时遭到了长官的殴打。降伏保罗后,长官给了他一个电话,让他自己对接‘客户’并商量服务价格。服务完成后,保罗必须把钱交给长官。" 耶泽列娃承认,对于成年男人来说,遭遇并说出这种经历需要很大勇气。

军队丑闻不断的结果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都选择通过行贿免除服兵役,进入军队的只剩下穷人家的孩子或身体欠佳的人。

俄罗斯空军司令弗拉基米尔 · 米哈伊洛夫就抱怨过,在当年加入空军的新兵中,30%" 精神不太稳定 ",10% 有酗酒问题,15% 身体不佳或营养不良。

看到这些数据,再回想参与选美的佳丽用美色奉劝适龄男青年 " 不要害怕进入军队 ",倒是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有网友认为,这就好像是说,女兵能弥补在军中可能遭遇的负面事件似的,令人浮想联翩。

" 女性适合对男性来说过于简单的工作 "

根据参赛者和官员的叙述,选美有助于征兵的构想主要建立在两个逻辑之上:一,用美色吸引年轻男性;二,暗示女性都能完成军队任务,男性也一定行。

在男女平权意识越来越强的今天,上述逻辑显得格外刺耳,因此,反对军队选美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趁着这波声讨,女兵在军中受限的地位以及功能也被舆论拿到明面进行讨论。

实际上,从 1917 年俄国革命时期由玛丽亚 · 波卡列娃领导的全女子敢死队,到二战时期被纳粹称为 " 夜袭魔女 " 的苏联第 588 夜间轰炸机队。巾帼英雄一直是俄罗斯人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9 年 5 月 9 日,纪念卫国战争胜利 74 周年,俄罗斯女兵方阵现身于红场的阅兵式

但如今,女兵的地位似乎不再如以前显赫。

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俄军女兵比例较低。2020 年 5 月,俄国防部部长谢尔盖 · 绍伊古指出,俄军中现役女兵数量大概为 41000 名,比例约为 4.26% ——不到多数西方国家的一半。

另一方面,俄女兵能从事的职位也为数不多。对此,俄罗斯官员解释道,这主要是考虑到男、女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差异。

比如,根据军事心理学家叶夫根尼 · 佐夫内楚克的说法,女性更适合担任通讯中心操作员或者军队护士之类的岗位,因为 " 女性比男性细致、专注,因此更善于应付单调、简单和重复性高的工作 "。

前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黑海舰队前指挥官弗拉基米尔 · 科莫多夫的观点也很具代表性。

他曾说," 女性当然值得托付,她们可以是翻译官、军队歌手、无线电操作员 …… 但你不必将她们放在坦克或战斗机上,女人们适合那些对男人来说过于容易的岗位。"

根据塔斯社 2020 年 7 月份的一篇报道,一为名叫亚娜 · 苏加耶娃的女士参军申请被拒,据信上明确写着," 不允许女性以司机、机械师、狙击手或枪手的身份参军。"

相关报道

一气之下,苏加耶娃起诉了国防部和国民警卫队,一审败诉后又向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提起上诉。当然,两者最后都拒绝审理此案。

" 男兵为什么不选美 "

自 2005 年 " 肩章美人 " 选美比赛大获成功后,俄军各个部队以及警察系统也纷纷效仿起来。

在图拉驻扎的空降兵团有 " 伞兵美人 " 选美。比赛过程中,女兵们要在外貌、审美、智商、道德和精神境界等领域和对手一争高下。

该活动的官方介绍写道," 女孩们还需参加‘魔力大厨’烹饪赛。‘服装大赛’则给了女兵们展示缝纫技术的平台。"

掌管俄罗斯核武库的导弹部队也有选美,叫 " 迷彩妆容 "。无独有偶,导弹部队的选美也需要考验女兵的做饭能力,而且更加苛刻——必须用最基本的食材,做出至少三道低卡路里饭菜。

俄罗斯各地的警察系统也有数不清的选美,他们对年龄往往还有严格限制,即参赛者必须在 30 岁以下。

2020 年,库尔斯克,一场警察系统内的选美比赛

然而,取得选美冠军的人,下场也不都是好的。

2019 年国民警卫队选美冠军安娜 · 赫拉姆佐娃在比赛后几个月竟然惨遭军队开除。

虽然官方指出开除的决定是由于安娜在发表于社交媒体的视频中暴露了工作地点,但她却坚称是由于获得选美冠军后,遭到了女同事的排挤。

总之,这一遭遇让安娜对军警选美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转弯。

" 我觉得这种选美十分荒谬,它赤裸裸地告诉世人,尽管是拿纳税人的钱保卫国家,能够熟练使用武器的女兵们也必须要保持美丽,还要向其他人证明自己能够缝纫,还能做低卡的饭菜。"

安娜向媒体提出自己的疑问:" 男兵为什么不举办类似选美比赛?"

安娜 · 赫拉姆佐娃

图源:east2west news

只是官方似乎并没有停掉军队选美的意思,各种大大小小的竞选仍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虽说现在俄军的人员配备水平达到了 90% 以上,但考虑到分析人士预测俄罗斯将在 2033 年迎来持续性的人口下降,征兵难将会是一个长久的问题。

非营利机构组织 "CNA" 的玛丽 · 切丝努特暗示,如果真有心解决军队人员短缺的问题,为什么不把更多职位向有能力胜任的女性开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