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拉1个人进厂打工重奖1万2:郑州富士康为啥急了

标题,不是危言耸听。

最近,富士康郑州工厂的内部推荐奖金已经连续调高6次,从开始的6000块钱,涨到了12700块钱。

简单说,就是富士康在职工人,介绍人来成功应聘,工作90天,在岗55天,就能拿到奖金:

每成功1个人,就能拿1.27万!

是不是很诱人?

先前的奖金是6000元,目前奖金已经涨到12700元

不到半年,富士康把奖金翻了一番,可以说是下了血本。

浅层次的原因是,富士康手握大单:iPhone 13。

iPhone一直找富士康代工。

据说,苹果内部对iPhone 13的前景十分乐观,首批订单目标是9000万部,比iPhone 12去年第四季度的8000万部,整整多出1000万。

iPhone 13很可能在9月14日正式发布,9月24日开卖。

目前,超过80%的iPhone在富士康郑州工厂生产。而郑州工厂有90条生产线,能容纳35万名工人,每天可生产50万部手机。

大单就在眼前,富士康现在加班加点招人,招人的任务很艰巨:

在9月底前,还要招20万人!

上面说了浅层次原因,那当然还有深层次原因。

这首先就得说,富士康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在贸易、科技等很多领域摩擦不断。

富士康想“留一手”,所以,就开始外迁产能,倒腾着在大陆之外新建、扩建生产线。

但结果很悲剧,基本上可以说是,建一个,失败一个。

简单罗列下。

最有名的,我也在文章里说过,就是富士康美国工厂。

2017年,富士康决定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建工厂,投资100亿美元。

特朗普为了这个项目,还夸郭台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商人”,这个美国工厂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并亲自给工厂奠基。

但是4年下来,这个“奇迹”真的以奇迹收尾了:100亿的投资缩水到6.72亿,甚至据说要转型生产汽车。

然后就是印度工厂。

2018年底,富士康高调宣布,将于2019年在印度建苹果手机代工厂,并且主要生产高端、高价值的iPhone旗舰机型。

在富士康、苹果公司的示范效应下,一批电子产业链产能从大陆转移到南亚、东南亚。

开始,看起来很成功。

2019年,富士康在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工厂就开始生产iPhone 11、iPhone XR,2020年又加上iPhone 12 mini、iPhone 12。

当时,苹果、富士康、印度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印度给地给政策,富士康、苹果也许诺重金投入,扩大工厂。

当时,有一个说法是,10%的苹果手机产能要从中国转移到印度。

但好景不长,今年5月,印度第二轮新冠疫情爆发,重创富士康印度工厂:100多名员工确诊,产量下滑50%以上!

一下苹果公司就急了:没货了,卖啥?还怎么做生意?

富士康印度工厂的工人

类似的情况还有越南。

郭台铭其实很看好越南,但是今年越南疫情失控,富士康不得不在5月关闭越南北江地区厂区。

当然,其他奇葩的事情还有更多。

去年11月,富士康的墨西哥工厂(美国、墨西哥边境,主要供应美洲市场)遭到黑客攻击,黑客声称窃取了100GB的档案,并加密了约1200台服务器。

黑客开出的价码是1804.0955枚比特币,当时价值超过了3400万美元。

将近10年前,富士康还准备投入120亿美元在巴西建工厂。

但厂子建起来还没多久,有次富士康的一辆运货车,竟然被12个劫匪拿着枪,硬生生给抢了,将近90万美元的电子产品就这么没了。

过了几年,巴西工厂也就彻底关门了。

曾经的富士康巴西工厂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苹果公司也不是善茬。

大单交给富士康,富士康就不能影响苹果公司赚钱。

前面也说了,iPhone一直委托富士康代工,可以说,iPhone打下的每一片江山,背后都有富士康的功劳。

但是,苹果公司的算盘可是打得精,毕竟自己的利益才最重要。

直到iPhone 4,所有苹果手机都是富士康来组装的。

但是,库克执掌苹果公司后,就不愿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想摆脱对富士康的单一依赖。

所以,从iPhone 4s开始,在富士康之外,苹果公司还让和硕科技一起来生产。

后来,陆陆续续,广达电脑、纬创集团、英华达、仁宝电脑、比亚迪等等,都加入iPhone手机代工。

当然,苹果公司目前还是把iPhone主要给了富士康代工。

可即便这样,苹果公司还是一直防着富士康。

去年时,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2012年时富士康曾经给苹果CEO库克展示了自己的“百万机器人计划”:生产100万台机器人,取代工人来生产手机。

库克当面没说啥,回到美国后,悄悄成立了自己的机器人秘密实验室,打算开发自动化生产技术,如果成功,就踢开富士康,自己生产iPhone。

当然,不用说,富士康和苹果公司的机器人计划都失败了。

现在,富士康50%左右的收入来自苹果公司。

所以,对富士康来说,苹果公司的单子,可不只是赚不赚钱的事情,那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生意人各有盘算也很正常

兜兜转转,富士康这次恐怕更加确信:可靠的还是中国大陆。

前面说过,富士康80%以上的iPhone产能主要在郑州。

可我们知道,郑州7月20日遭到暴雨袭击。

但像富士康这样的大厂,一直是地方政府重点支持的对象。

那么大的雨,富士康在郑州的三大园区,受到的影响很小:最大的郑州航空港区,一直正常运转;八大街富士康22日晚就复工;白沙富士康也很快恢复。

这次招人难,当地政府又提供了100辆公交车“从社区接应应聘者,然后把他们送到工厂大门口”。

网络曝光的iPhone 13配件包装盒,仍然是“中国组装”

两年前,郭台铭在台湾地区一档节目里曾公开说,他是“给大陆饭吃”。

洋洋得意。

但仅仅两年,就硬生生被打脸。

要做手机,要赚钱,还是要靠大陆工厂。

而大陆企业立讯精密(广东东莞),也早就开始做iPhone代工。据说这次iPhone 13 Pro 40%的单子都是立讯精密的。

业内估计,到2023年,立讯精密就能成为全球第二大苹果代工厂。

对苹果公司来说,这可以减少对富士康的依赖,对中国大陆来说,本土代工工厂快速崛起,也可以不那么“仰仗”富士康来拿iPhone的单子。

可对富士康来说,当下,的确是既有远虑,又有近忧。

一番折腾下来,让郭台铭,让苹果公司,也让全世界更加明白:

产业外迁,也就是想想罢了,最终还是要靠中国大陆。

现在,谁都取代不了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