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13万孩子暴露在病毒前?疫情蔓延下,东京残奥会异常危险

东京奥运会结束后两个星期,东京残奥会的比赛又将拉开大幕,然而疫情的阴云,比奥运会前更为严重。

奥运会期间,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疫情出现了严重反弹,甚至让日本的医疗专家给出了“无法控制”的判断。

各国残奥运动员抵达日本。

疫情危局之下,东京残奥会的防疫限制相比不久前结束的奥运会有所加码,但依然难以平息外界的忧虑。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中国代表团选手王彦章表示自己也“比较担忧”:“在细致的条条框框下,再加上个人注意访日期间的每一个细节,希望大家能够健康顺利地完赛。”

残奥火炬在日本传递。

一个月,疫情暴发

从7月23日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到8月24日的东京残奥会开幕式,相隔了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个月,也是新冠病毒在东京爆发性蔓延的过程。

奥运会开幕式当天的7月23日,东京的单日新增新冠病例为1359例,彼时已经被外界视为一个颇高的数字,但随着时间的过去,数字一次次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很快,东京在奥运会前的单日新增病例最高纪录(今年1月7日的2520例)就被打破,并且一次次刷新着“新高”。

残奥会前一个多星期,东京的单日新增病例数量就已经飙升至超过4000例,8月13日更是创造了5773例的历史新高。在残奥会开幕式即将上演的当下,仍然维持在单日4000多例的高位。

这样的状况,已经超出了此前的预测——奥运会前曾有日本医疗专家估计,疫情可能会在8月11日前后到达日均新增2400例左右的峰值,但现实情况还要更严重。

此时此刻,残奥会的举办能否安全进行?这是许多人心中的担忧。

此前在奥运会期间,就不断有奥运会相关人员确诊病例出现,从7月1日至8月23日,奥运会相关病例数量已经累计达到706人,其中与残奥会相关的病例就有151人。

中国残奥代表团抵达日本。

残奥运动员更需严密保护

在8月12日东京召开的新冠监测会议上,就有日本专家认为,“这是无法控制的情况,是灾害级别的非常事态”,并指出“(医疗供给)已陷入严重瘫痪”。

当时该会议估计,在残奥会开幕式举行的这几天,日均新增病例数将达到5113人,这将是东京难以承受的数字,东京都医师会副会长猪口正孝彼时坦言:“即使是持续目前的疫情,(医疗体制)也将无法维持。”

对于东京来说,想要应对疫情,需要付出的努力和成本正在越来越高,想要在疫情风暴中保护好奥运会这座“岛”也同样颇具难度。

而相比奥运会的运动员,残奥会选手所需要的保护还应该更为严密。

由于身体原因,众多残奥会运动员需要携带和搬运许多辅助器材,平常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也都需要更多的帮助,这也意味着,运动员们需要更多和他人进行近距离的接触。

伦敦奥运会冠军、本届东京残奥会参赛选手王彦章就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袒露过自己对疫情的看法。

“还是比较担忧的。毕竟疫情现在还是非常严峻,尤其像国外这样的情况。我在新闻里也看到现在日本的疫情比较严重。”

“在形式上肯定会有很多不同,以及很多无法预知的情况。但是我们都已接种过新冠疫苗,在东京我也会遵守东京奥组委的防疫手册,以及中国代表团制定的防疫规定。”

“在细致的条条框框下,再加上个人注意访日期间的每一个细节,希望大家能够健康顺利地完成比赛。”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手持残奥火种。

13万孩子冲在最前面?

近日接受采访时,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也提到了对疫情的重视:“组织本届奥运会的首要原则是每个人的安全和福祉。国际残奥委会将利用本月早些时候结束的奥运会的经验教训,尽其所能防止新冠在奥运村内外传播。”

此前,东京奥运会就并未完全封闭举办,大量工作人员在奥运区域内外长期流动,此番在疫情恶化的情况下,同样无法完全封闭的残奥会压力陡增,不得不在防疫限制方面也进行了升级。

与不久前的奥运会选手一样,残奥运动员将每天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只能在训练场地、比赛场地和残奥村活动,但之前允许运动员在抵达日本14天后可以乘坐公共交通的规定被取消。

与此同时,如志愿者等一些赛事相关人员的核酸检测频率也将上调——部分人员从7天检测一次上调到4天检测一次,还有部分人员将从4天检测一次上调到每天一次。

在防疫手册中,东京奥组委和残奥组委也提醒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在提供帮助时需要佩戴口罩和尽量减少接触,并在帮助完成后消毒双手和所接触的设备,并保持距离。

但在实际操作中,能否做到细致严格仍然有待实践检验。此外,东京方面组织学生观赛的计划也受到质疑。

不久前东京残奥会已经宣布空场无观众办赛,但同时又提出了“学校联合观赛项目”,允许部分场次比赛组织学生现场观看。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8月22日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表示,组委会已经准备好迎接大约13万名学生入场观看残奥会。《日刊体育》透露,随着疫情恶化,这一数字从此前计划的17万人不断下降。

尽管很多学校会提供如包车和体温检测、消毒等防疫措施,但这一计划的安全性仍然受到质疑,众多家长选择不参加,实际观赛学生数量可能将继续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