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从南京到郑州,卫健委主任的履历惊人相似

舆论千呼万唤之下,南京市卫健委主任方中友终于被免职了,他和冯军二人被摘掉乌纱帽,一定程度上平息了外界的怨气。

而就在此前,郑州市卫健委主任付桂荣,在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疫情被发现后一天,便被迅速免去了职务。

勇叔梳理一下方中友和付桂荣,这两位省会城市卫健委“当家人”的履历,发现两人居然惊人的相似——

这两人既没有任何医学专业背景,在接管卫健委之前,也没有任何基层医院或卫生部门的管理经验,换言之,两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外行”。

先看方中友,他此前曾任南京市土壤肥料站站长;南京市农科所党支部书记、所长;南京市农林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南京市农业委员会主任、党委书记。

农学专业出身的方中友,和庄稼打交道,或许是一把好手,他在农业系统平步青云,可能他的能力不容小觑,可是从管庄稼到管人,这个跨度就大多了,没有一点公共卫生经验哪行。

再看付桂荣,他曾任共青团巩义市委副书记、书记;新郑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新郑市黄帝故里景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新郑市委常委(正县级)、宣传部长。

不难看到,他基本就是一个医疗卫生的“小白”。而付桂荣的前任顾建钦,却堪称卫生系统的专家型领导,从医师、外科主任、做到医院院长,后掌管了郑州卫生系统,两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把我们与新冠病毒的对抗,比作一场战争,把医生和医院比作一只军队,那么指挥这支军队的,只能是专业医学背景的领导者,如此一来,仗才更有打赢的把握。

南京和郑州这两个省会,一个人口超900万,一个人口超1200万,疫情风险之下,卫健委主任的责任极为重大。然而,两个外行领导却指导着大批内行医生,效果可想而知。

其实,南京和郑州发生的一切早有预警,去年湖北疫情时,黄冈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和湖北省卫健委主任刘英姿相继被免,外行指导内行之弊那时就初步显现。

去年10月,青岛胸科医院爆发严重院内感染事故,导致当地新一轮疫情,青岛卫健委主任隋振华的乌纱帽被摘,事后人们吃惊地发现,隋振华原来是兽医出身。

然而,虽然前面几个卫健委“当家人”管理能力拙劣,让卫生系统以及地方民众付出沉重代价,但这样的警钟却没引起足够的重视,因而后面才有方中友和付桂荣的继续登场,才有南京和郑州两座城市的沦陷。

卫健委“当家人”的专业能力缺失,绝非只有以上这些例子。

有统计显示,全国285个地级市里面,具有医学(包括医学、病理学、药剂学、针灸、胚胎学、公共卫生管理等所有相关专业)专业背景的卫健委主任仅有 48 人,有一线医疗卫生系统工作经验的仅有62人。

这样的局面,着实令人忧虑。

肆虐的病毒固然可怕,但相比起来,倘若外行指导内行,官僚意志压倒专业精神,这恐怕才是我们更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