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郑州失联20天少年因全员核酸找到 嫂子:找遍郑州

连日来,一则关于郑州暴雨的好消息引发热议:在郑州暴雨中失联20天的17岁男孩王鑫鑫找到了。

8月11日下午,其嫂子曹女士告诉武汉晨报记者,弟弟真的找到了,他现在在郑州某小区当保安。此前因为手机丢了,且不记得家属的联系方式,故他一直没有联系他们。

曹女士称,这次能找到弟弟,得益于郑州全员核酸:他们查询其核酸信息得知,失联十几天的他竟然做了三次核酸检测。从而确定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回想起这二十天来寻找王鑫鑫的经历,她忍不住长叹,“现在说起来可能三言两语,你不知道那些天我们是怎么过的。”

曹女士称,7月19号他们回老家看望生病的奶奶,没想到20号郑州暴雨,他们回不来了。他们猜测独自留在郑州的王鑫鑫可能是被大水吓到了,所以离开了家,离开后因为手机丢了,自此和家人失联。

“我们每天早晚都在外面找,半夜也在外面找。找遍了整个郑州,东西南北我们都找了,包括火车站、汽车站、公园、路边、桥底下,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

他们逢人就请求他们帮忙扩散寻找鑫鑫的消息,“志愿者、公交车司机、滴滴司机、美团外卖,甚至连扫大街的阿姨大爷,只要是我们看见的,我们都去加他的微信,请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有一点点线索。”

因为担心鑫鑫会回家,他们决定轮流守在潮湿的家中,“白天我在家里守着,他们出去找鑫鑫,晚上我弟睡这,睡在那种小小的折叠床上。”

多番寻找无果后,曹女士甚至把爸爸接到郑州,和遇难者比对DNA。但孩子就像是石沉大海,依旧杳无音讯。

大雨过后紧跟着就是疫情,疫情期间郑州多个小区管控,即便如此,曹女士他们还是坚持不懈地寻找鑫鑫,想着,“不管生死,我们都要把孩子找到,给他爸爸一个交代。”。

所幸,他被找到了,安然无恙。

曹女士称,找到弟弟之后,“这次洪水过后,我们家被淹了,车被淹了,人也丢了,所有的事情,哪哪都不好。现在人找到了,我觉得哪哪都挺好(电视剧)的了。”

对话曹女士

【1】猜测孩子因为害怕而离开家

武汉晨报:弟弟找到了吗?

曹女士:找到了。前天我们寻求媒体帮助,电视节目播出之后,收留鑫鑫的好心人就联系了我们,我们也去见到了他本人。

武汉晨报: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曹女士:孩子现在在那边当保安,也在郑州,因为疫情,那边现在管控,他暂时回不来。

武汉晨报:他走失那天是什么情况?

曹女士:7月19号的时候,因为家里奶奶生病了,我们就打算回老家开封杞县一趟,去看看老人家,给她带了药。鑫鑫没有去,他一个人留在郑州。我们本来原计划20号就回来,没想到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没回来成。

武汉晨报:20号有和他联系吗?

曹女士:有,一开始能联系上,后来联系不上了,我们就找隔壁的邻居,让邻居去敲门看看。因为我们家在一楼,被淹了,鑫鑫在往外泼水。那天家里的水淹了有几十公分,外面地势低一点的,都淹到车顶了。邻居问他说家里人怎么联系不上你,他说手机掉水里了。

我们就麻烦邻居帮忙照顾孩子,吃饭睡觉等,请他们帮帮忙。我们的邻居可好了,20号那天,三楼的阿姨们让他去他们家睡觉,还给他换了干的衣服。

到了21号,我们跟他说,你就算下楼收拾东西,该去楼上吃饭还上去吃饭。但是到了晚上,他没有敲邻居家的门,自己悄悄地走了。

那个时候一楼对面的邻居家也被淹了,大家都忙着收拾家里的东西,他们就隔一会儿去看看孩子,就一会儿没看住,孩子就走了。

武汉晨报:21号你们在哪里?

曹女士:21号我们在返程的路上,正常情况下一个多小时就能到郑州,但是那天到处封路,高速也不让上。

虽然把孩子托付给邻居了,但毕竟没亲眼看到孩子,我们心里特别着急,就绕小路,找各种能走的路,绕了5个多小时回到郑州。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孩子已不见了。

武汉晨报:他为什么离开?

曹女士:后来我们问过他,因为刚找到孩子没多久,没敢问太多。他说他看到小区里很多人走了,他就跟着走了。

我想孩子可能是害怕吧,他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大的水,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水,我们家被淹得不成样子,孩子估计吓到了,只想着先离开。

【2】家里一直有人守着

武汉晨报:离开之后你们一直没联系上他?

曹女士:他的手机本来前一天掉水里就坏了,他出去之后又弄丢了。

武汉晨报:这段时间你们怎么找他的?

曹女士:我们这段时间真的找得挺坎坷的。我们每天早晚都在外面找,半夜也在外面找。找遍了整个郑州,东西南北我们都找了,包括火车站、汽车站、公园、路边、桥底下,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

武汉晨报:期间他有回家吗?

曹女士:没有。虽然家里的水慢慢退了,但是家里很潮,我们家又是木地板,根本不能睡。但是我弟说家里必须留一个人,万一他自己找回来了呢。

我和孩子皮肤都不太好,我之前想带孩子回老家,我老公说不行,万一鑫鑫回来了呢,大不了你把孩子放朋友家,你白天在这守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等他。所以白天我在家里守着,他们出去找,晚上我弟睡这,睡在那种小小的折叠床上。

武汉晨报:都通过哪些方式找?

曹女士:我们找了社区,又找了公安局,包括我们的邻居、老师等都在帮忙发朋友圈、发抖音找孩子。

我们在外面找人的时候,碰到一个人就和他们说找人的事,请他们帮忙转发,希望更多人看到。

不管是志愿者、公交车司机、滴滴司机、美团外卖,甚至连扫大街的阿姨大爷,只要是我们看见的,我们都去加他的微信,请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有一点点线索。

武汉晨报:有线索吗?

曹女士:找了很多天,一直都没有线索。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们甚至去搞迷信,人家做法说在哪个方位,我们就去哪个方位找。我们真的什么办法都用了但是都没有找到。

寻找鑫鑫的时候,我们也碰到大街上一些流浪的人,他们背着个包袱坐在马路边上。我们碰到了就会给派出所打电话,让救助站把人接走。我们想着,我们帮助别人了,可能别人也会帮我,孩子就可能是安全的。

武汉晨报:之前找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会不会担心?

曹女士:说实话担心肯定是有的,我们一开始报了警,后来一直没找到,警察就说还找不到的话,要让直系亲属来(和遇难者)做DNA比对。我们也把孩子的爸爸接来了。

爸爸身体不好,肱骨头坏死。爷爷身体也不好,只能在家躺着。他爸爸来了之后,也一起找。后来他们回去了,我们在这继续找。

【3】因为全民核酸发现孩子踪迹

武汉晨报:找了十几二十天,是什么让你坚持下去的?

曹女士:我们一直没放弃,有一个原因是,他家里确实挺困难的,是困难户,我们村里面都对他家挺照顾的。看在鑫鑫爸爸的面子上,我们也得把孩子找到。

还有一点是,在找孩子途中,老家那边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孩子找不到了,也有说我们不是直系亲属,不可能尽心尽力去找孩子。我们也想争口气找到孩子。

所以不管生死,我们都要把孩子找到,给他爸爸一个交代。

武汉晨报:什么时候出现转机?

曹女士:后来因为疫情,郑州不是封了吗,封了我们也继续找,说不定更好找,因为那时候路上没人,大桥底下也没人,要是有个人在那待着,老远就能看见。

因为我们小区没封,我老公和我弟就天天骑着个电车出去找,想着要是能遇到人,说不定就是弟弟了。我们就是不管结果如何,每天坚持找他。

后来郑州全员核酸,我们7月30号晚上做的核酸,我记得是8月5号可以查核酸结果了。那天细节我记不清了,大概是晚上我们在查核酸结果的时候,我弟说,要不查查鑫鑫的核酸结果吧,他说不定做了核酸呢。我们知道他的身份证号,就输入查了一下,一查发现他真的做了核酸。

武汉晨报:然后呢?

曹女士:我们当晚就去联系民警了,和他们说了这个事。他们就帮我们查,因为数据库也挺大的,第二天上午告诉我们找到是在哪个小区做额。

我们就跑去那个小区,那个小区管控了,不让靠近。我们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但是找孩子肯定着急啊,我们就去联系了社区,但是社区也没印象,只能说帮忙留意看看。

可我们真的很着急啊,只知道他做了三次核酸,但是没看到他人,我们放心不下。于是就想去求助电视频道,想着人家说不定会收看电视,能看到这个消息呢。后来真给找到了。

武汉晨报:见到他那天是什么情景?

曹女士:那人联系我们之后,我们当晚就赶过去了。鑫鑫看到我们也挺激动的。我们就简单问了他一些话,不敢问太多,慢慢开导慢慢问,孩子一点一点的把事情告诉我们了。

武汉晨报:他这么多天怎么不和你们联系?

曹女士:他手机丢了,然后他也不记得我们的电话号码。他说他迷路了,找不到家。别人问他家是哪里的,他说是杞县的。别人问他来郑州干什么,他说来干活的。孩子不善言辞,也没有跟别人说很多。

武汉晨报:告诉他家里人了吗?他们什么反应?

曹女士:爸爸和他一样,不善言辞,知道找到孩子后,他说孩子找到就行了,因为现在确实回不去,他爸说看孩子的意愿吧,他愿意在那干就先在那干,等回头解封了,我再去找他。

武汉晨报:他是什么反应?

曹女士:我就是觉得,这次洪水过后,我们家被淹了,车被淹了,人也丢了,所有的事情,哪哪都不好。现在人找到了,我觉得哪哪都挺好的了。

这次的疫情,也给我带来了好的消息,要不是全民核酸,我可能还找不到鑫鑫。

武汉晨报:找到他后有人联系你吗?

曹女士:找到孩子之后,很多关心这件事的人给我们打电话,求证这个事,确定真的找到孩子之后,都说,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终于有一个好的结果了。

【4】等疫情过去,一起给好心人送锦旗

武汉晨报:他现在回家了吗?

曹女士:还没有回来,一来因为出不来,再者现在家里还没有收拾好。因为我们家被淹了,被子啊床啊什么的都扔了。

因为疫情,我们也回不了老家,只能在这里待着。现在就是收拾家里,每天把窗户啊门啊都打开,把电风扇都打开,尽量通风,把家里吹干,先将就着住。

武汉晨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曹女士:等疫情结束之后,他的姑姑爸爸爷爷要见见他,他们虽然知道孩子平安无事,但还没见到人,毕竟还是挂念。

然后爸打算给好心人送锦旗,当面谢谢人家。其实我们已经谢过了,但是他爸爸要亲自谢谢人家。

然后就是一块沟通沟通,看他怎么想,他要是想回家就回家,要是想继续留在那干保安,就让他干保安,看孩子自己的意思。

武汉晨报:他之前为什么来郑州找你?

曹女士:他读完书之后,想着出来学点技术活,有个手艺也好养家糊口是吧?我们是干装修的,他姑父就把他送来和我们学习了。鑫鑫的姑父是我老公的舅舅,我们都是一个村的。他家条件不好,我们都相互帮忙。

武汉晨报: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曹女士:他来我们家有三个多月了,他不是很爱说话,包括吃饭的时候,我喊他多吃点,他也会有点不好意思。他的妈妈在他小时候就走了,我的孩子今年11岁,鑫鑫比他大几岁,我一直把他当孩子看待,吃饭的时候问他吃饱了没,给他添菜。

我老公也照顾他,水电这些活比较重,都不让他碰。还有一些危险的,比如切割等,都不让他碰,怕伤着他。只让他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比如排线等。

武汉晨报:他失联这件事会不会对你们继续照顾他有什么影响?

曹女士:不会,孩子要是想回这边,我们愿意继续照顾他。

武汉晨报:有网友称你找他这件事是有剧本的,你怎么看到网上这些言论?

曹女士:网上说什么的都有,还有说他之所以走是因为我们虐待他的。真不是。

我们7月19号回家是因为奶奶生病了,平时一年到头都不回家几次。谁能想到20号会下这么大的雨。这些事都赶一起了。你说我找个孩子弄得,都快成网络名人了。

武汉晨报:经历这件事,你最想说什么?

曹女士:我想说,孩子平平安安的找到了,最起码我给他爸爸有个交代。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我们能看到他能联系到他,这是最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