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癌症晚期老父亲寻子6年 失联儿子:我颅内有肿瘤

7月8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报道了杭州西湖公安分局永辉工作室帮助楼阿姨找回失联10年的儿子一事。

远在安徽的小刘看到相关报道后,辗转联系上永辉工作室。小刘想寻找他的弟弟,他在各种寻人平台都登记了信息,用尽各种办法苦寻弟弟,已经6年了。

小刘一家是安徽人,弟弟出生没几年,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刘大伯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弟弟从小性格内向,不怎么爱说话。

2013年,弟弟刚满18岁,离家去绍兴打工,兄弟之间还时常有着联系。2015年开始,弟弟突然失去了联系,打他的手机显示已欠费停机了。

小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去了之前弟弟在绍兴工作的地方,没有任何消息。远在老家的刘大伯也没有一刻停歇,村里只要有人打工回来就会问一问,有没有人见过他的小儿子。就这样,一直找了6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年初刘大伯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医院检查后确诊为口腔癌晚期。

小刘永远记得,医生对他说“情况不乐观,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啊”,还对他摇摇手的画面。刘大伯也自知时日不多,只想再看一眼自己日夜挂念的小儿子。

为了帮父亲实现这个愿望,最近几个月来小刘再次发动亲戚朋友各方力量全力寻找弟弟。前几天,刘大伯病情再次恶化,癌细胞已经转移、扩散到全身各个器官。

弟弟还是杳无音讯。

就当小刘心灰意冷之时,看到了媒体对永辉工作室的报道,他的内心重燃起一丝希望。

永辉工作室在接到求助后,针对刘大伯的紧急情况,迅速启动加急程序,全时空、全方位、全系统紧急研判分析。有线索显示,弟弟刘某应该依然在绍兴市越城区府山辖区,随后联系府山派出所副所长陈超协助开展寻人。陈超副所长接到协查请求后,一面安排人员查找,一面顶着烈日亲自到刘某疑似落脚点探访。

线索显示,刘某在绍兴无固定单位也无固定住处,通常只在后半夜外出活动,这给寻找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为了能够尽快找到他,陈超副所长安排人员在半夜时分卡位蹲点。终于,7月10日凌晨1时许,刘某被找到了!

当天凌晨,小刘接到隋永辉的电话,得知弟弟已经找到了,激动万分。隋永辉很清楚地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小刘喜极而泣的声音。当天凌晨4点半,小刘带着二叔从老家出发一路向南,永辉工作室所有成员也一早从杭州出发,集体赶赴绍兴越城区府山派出所。

兄弟相见的那一刻,弟弟不敢正视哥哥,当小刘和二叔把父亲病重的消息告诉他后,弟弟终于忍不住了,三个人抱头痛哭。

据永辉工作室了解,弟弟刘某不愿回家是因为其5年前体检后,检查报告显示颅内有肿瘤,他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的,但觉得如果回家了就一定会拖累家人。父亲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哥哥还没有结婚。为了不给本来就不太好的家境再增加负担,他选择了一个人承受,宁愿自生自灭也不愿意回家。再加上他的身份证丢失了,找不到正当工作,所以这些年他一直过着流浪生活。

刘某又怎会知道,家里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的寻找。父子、兄弟之间永远割舍不断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和无尽的思念!现在,陪伴父亲走过余生才是他最应该做的事。

得知父亲的病情之后,刘某当即表示,马上回家!

 

 

当天下午6点半,五河县人民医院。一进病房,刘某“扑通”一下跪在父亲的病床前。

“爸,我错了!”接着就是放声大哭。

刘大伯双眼含泪,拉着儿子的手,已经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