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美国媒体人因拜登戴劳力士手表吵成一团

在一篇题为《拜登手腕上戴的是劳力士吗?》的文章中,《纽约时报》记者亚历克斯·威廉姆斯宣称,拜登戴奢侈手表打破了总统的主流传统。

“在他的就职典礼上,拜登先生把手放在圣经上,手腕上露出了他戴着一块带有蓝色表盘的不锈钢劳力士DateJust系列手表,这款手表的零售价超过7000美元(约合4.5万元人民币),与近几十年来的每一位总统都佩戴普通手表大相径庭。”

“对很多人来说,总统戴着名贵手表似乎并不少见。自由世界的领导人难道不应该戴一块适合他职位的权力表吗?”

在强调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和林登·b·约翰逊都以佩戴劳力士表而闻名之后,威廉姆斯声称,政治权力腕表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时了,并解释说,最近的几位总统似乎都把这种奢侈手表视为脱离现实的精英主义的象征。

他举例说,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戴的天美时手表,奥巴马戴的是Shinola和乔治·格雷手表。特朗普确实佩戴过劳力士等顶级品牌手表,不过他本身就是一名富豪。

威廉姆斯解释说:“公平地说,拜登的手表没有一个让人觉得是‘奢侈品’,至少对那些习惯了瑞士手表价格的鉴赏家来说是这样。”

“例如,他的劳力士Datejust系列被认为是无可争议的经典,但从另一种意义上说,几乎可以被视为一个品牌的入门级,这个系列的价格在拥趸的关注下迅速攀升至五位数。”

左翼批评人士抨击了《纽约时报》在社交媒体上的报道。《GQ》杂志的记者劳拉•巴塞特回应道:“在一个男人用了4年的金马桶后,报纸头条纷纷抱怨拜登的劳力士手表,这是恶搞吗?”

“我的天哪,他有一块劳力士手表。”《琼斯母亲》杂志主编克拉拉•杰弗瑞感叹道:“这他妈到底是谁当上了总统?他的卫生间是什么镀金的?”

主持人阿基拉·休斯说:“人们肯定以为《纽约时报》肯定很无聊,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关注了吗?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过去还不到一个星期,你们都认为他的梦想是没人可以拥有劳力士?闭嘴吧。”

“两周前,我们的民主在美国总统领导的暴力白人至上主义阴谋集团手中摇摇欲坠。现在,纽约时报通过攻击拜登戴劳力士手表的行为来显示其公正性,这简直就是耻辱,”电视编剧比哈尔说。

“最糟糕的总统丑闻是什么?拜登戴着劳力士的时候,奥巴马点了第戎芥末的时候,还是特朗普鼓励一群叛乱暴徒暴力占领国会大厦,徒劳地试图推翻他输掉的选举的时候?”VOX的记者伊恩·米利瑟问道。

“感谢上帝。我们又回到了充斥着愚蠢的、毫无价值的丑闻的好日子,比如手表、棕褐色西装和第戎芥末酱。这比丑闻暴动、白人至上、子女与父母分离、腐败、脱衣舞娘、滥用权力好多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员纳瓦罗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拜登每天都戴、戴了几十年的劳力士,价格低于梅拉尼娅·特朗普的香奈儿套装;梅拉尼娅的夹克和裙子的组合很容易卖到15000美元。这只是一些背景。我们能不能谈一谈抗击新冠病毒、经济、国内恐怖主义等真实的事情,”记者梅丽莎·陈说。

本周,《纽约时报》成为了多起病毒式争议的焦点。据报道,编辑劳伦·沃尔夫在拜登就职典礼前,特朗普抵达安德鲁斯联合基地时,发了一条庆祝推特,写道:“我有点不寒而栗。”随后被解雇。

《纽约时报》特约撰稿人威尔·威尔金森在推特上开玩笑说,为了国家团结,拜登应该对迈克·彭斯实施私刑。威尔金森后来进行了道歉,但被解雇了尼斯卡宁中心负责研究的副总裁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