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美媒预测:无效大选选票或达往年三倍,将影响选举结果

据报道,由于新型冠状病毒造成了美国大选的邮寄投票激增,以及全国各地报告的邮寄延误,预计11月被否决的选票数量将大大高于以往的选举。

据悉,每次总统选举都有数千张邮寄选票被否决。今年,这个问题可能会严重得多,并可能在竞争激烈的关键州起到关键作用。

据美联社对被否决选票的分析,如果投票被否决的比率与今年的初选相同,那么在11月的一些关键战场州上,被剥夺投票权的选民人数可能是上次总统选举的三倍。在一些民主党选票集中的城市地区,这种情况可能更为明显。在今年的初选中,这些地区的投票拒绝率呈明显的上升趋势。

密歇根州国务卿乔斯林·本森(Jocelyn Benson)说:“让我夜不能寐的首要问题是,选民们会尽其所能确保他们的选票能按时递交,而这个系统仍然可能会让他们失望。”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会发生拒绝投票的情况。这些投票无法被统计,因为它们邮寄的太晚、选民忘记签名,或者签名与当地选举办公室档案上的签名不一致。

这些问题在今年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由于新冠病毒迫使选举投票方式发生改变,数百万选民第一次通过邮寄的形式进行投票。22个州的邮寄选票从四年前不到全部选票的10%,上升到今年全部选票的一半甚至更多。宾夕法尼亚州就是其中之一——在六月份的初选中,近51%的选票都是邮寄的。

邮寄导致的大量未计数的选票可能会让大选结果变得有争议。特朗普这几个月来一直声称,没有证据表明大范围的邮寄投票不会导致欺诈。

据分析,如果选民投票率和2016年一样,而投票否决率等于今年初选的1.4%,那么今年秋天宾夕法尼亚州将有近4.3万选民被剥夺投票权。这几乎与四年前特朗普在击败民主党人希拉里时的票数相同,当时有2100张选票被否决。

在费城,6月份的缺席选票被否决的比例要高得多,为3.9%。尽管该州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将最后期限延长了一周,但大多数的投票来的太晚,无法计算。

26岁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学生艾米·坎贝尔(Amy Campbell)的选票被否决的另一个原因是缺少签名。坎贝尔对自己没有机会修改选票感到不安。在计票结束的两天后,她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声称统计员无法获得她所需的签名。

费城选举委员会发言人尼克·库斯托迪奥(Nick Custodio)表示,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但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由于今年邮寄投票申请激增,民主党人可能会特别关注邮件拒票的问题。而目前,只有21个州规定了在缺席选票被否决时通知选民的程序,以便选民有机会修正。

美联社还收集了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邮寄选票数据进行分析。根据今年各州初选中这些选票的百分比,如果11月的投票率和四年前一样,而且否决率保持不变,七个州中有18.5万到29.2万选民可能被剥夺投票权。相比之下,2016年这些州只有近8.7万张选票被否决。

在势均力敌的竞选中,被否决的选票可能是关键。2016年,特朗普以大约2.3万张选票的优势赢得了威斯康星州的支持。

各州拒绝的选票原因都各不相同。在一些州,证人或公证人必须在选票信封上签名,选票才有效。在选举日之后收到的选票在计算时,一般需要加盖选举日的邮戳。布伦南正义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选举专家拉里·诺登(Larry Norden)表示:“可能有很多人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投票,他们往往会犯下导致选票流失的错误。”

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家丹尼尔·史密斯(Daniel Smith)的研究,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新选民、年轻选民、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这些人的邮寄选票被否决的比率都高于白人和更有经验的邮寄选民。

对于人手不足的选举办公室来说,及时将问题通知选民并加以解决是非常困难的。在一些州,包括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直到选举日才允许选举官员开始查看邮寄选票。这就为发现问题并让选民解决问题只留下了很短的时间。

专家说,选民必须在选举日之前对被退回的邮寄选票快速做出修改,邮政部门建议在7天内将选票送到选举办公室。

面对这样的困境,投递箱能帮上忙。密歇根州、乔治亚州、科罗拉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投递箱都在增加。31岁的迈阿密科技分析师乔·伯纳尔(Joe Bernal)希望能在11月3日之前驱车前往最近的投递箱递送他的选票。在佛罗里达州3月的总统初选中,他的选票因为在最后期限之后才到达而被否决,尽管伯纳尔说他的选票至少在三周前就已经寄出了。

但是投递箱只能解决一个问题:验证选票信封上选民签名的过程。这是一项麻烦的反欺诈的措施,有人甚至对这项措施提起诉讼,试图结束这种妨碍充分补救的做法。

曾在犹他州和科罗拉多州担任选举官员的莫瑞尔(Jennifer Morrell)说,选民需要确定他们将有机会解决问题。一些司法管辖区增加了通过短信或电子邮件快速提醒选民的软件,但莫瑞尔说,这个问题的解决并不能做到均衡。“对这方面比较陌生的州,很有可能只是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出去一封信,希望选民能及时收到并填写。”

塔莎·杨(Tasha Young)就不是这样。今年6月乔治亚州初选结束后,她在一堆邮件中发现了一封来自当地选举办公室的信。邮件说,她没有在选票上签名,但那时她提交所需的宣誓书已经太迟了。现在,她计划在11月亲自投票。 “我不想担心截止日期或错过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