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冠疫情暴露加拿大肉联厂的两难问题

加拿大第一波COVID-19病毒肺炎疫情似乎在逐渐过去,加拿大肉联厂行业好像可以松口气了。

离危机只差一点点

疫情高峰时的4月份,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几个大型肉联厂因为COVID-19病毒肺炎的集中爆发而导致那里的肉联厂不得不暂时关闭,造成了零售肉食品供应的紧张。

Cargill公司在阿尔伯塔省High River地区的肉联厂 / THE CANADIAN PRESS/Jeff McIntosh

虽然最后的结果还算幸运,加拿大几个大型肉联厂的临时性关闭并没有导致肉食品供应链断裂的严重危机;但业内人士说,加拿大其实离肉食品供应链的断裂已经很近,简直可以说是与之擦肩而过。

供应链

COVID-19病毒肺炎疫情让加拿大肉食品供应链上的薄弱环节 – 肉联厂的问题突出地表现出来,这就是每天几万头猪牛,几十万只鸡要经过屈指可数的几个集屠宰、清理、切割、包装等加工程序于一身的肉联厂,变成消费者可以在超市购买的零售包装生肉食品。

这是一个两头大中间小的肉食品供应链。成千上万个养鸡、养牛、养猪农场为屈指可数的几个肉联厂供应活禽、生猪和肉牛进行屠宰加工,肉联厂出来的零售包装生肉食品被送到加拿大成千上万个超市供消费者购买。

肉联厂成了肉食品供应链上的短板 / (AP Photo/John Minchillo)

如果肉食品供应链中间的这几个肉联厂同时出了问题不得不停产,则加拿大的肉食品供应链就断裂了。

几十年变迁

这个肉食品供应链中间链条脆弱的问题是过去几十年加拿大肉联厂在利润的驱动下走向集中化、大型化的结果。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加拿大肉联厂行业还是中小型企业主导的行业。但最近二、三十年有两个因素导致加拿大肉联厂走向集中化和大型化。

一是政府对肉食品质量严格把关而推出的追踪认证制度,和政府为屠宰业产生的废水和动物废料污染环境的问题而出台严格的治理法规。这些都让小型肉联厂难以承受随之而来的质量控制成本和环境控制成本的明显上升。

二是自动化技术带来的低成本肉联厂生产线,需要通过大规模生产才能实现其低成本优势。

结果就形成了目前这样在阿尔伯塔省、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几个大型肉联厂打理加拿大全国牲畜和家禽从屠宰到切割包装的一条龙服务。

比如,阿尔伯塔省High River地区一个肉联厂就承担着加拿大全国三分之一的生牛肉供应。

加西地区其他省份的农场主要把肉牛运送到阿尔伯塔省的屠宰场要承担不小的运输费用。比如一头1500磅重的肉牛从马尼托巴省被运到阿尔伯塔省屠宰场的运费要150加元。

马尼托巴省Keystone地区农场主协会主席Bill Campbell认为,如果在马尼托巴省设立一个中型肉联厂,则马尼托巴省养牛农场主不但可以减少运送肉牛到屠宰场的运费、而且更多屠宰场的竞争会让农场主们得到较好的肉牛收购价、屠宰场的质量控制更有保障、肉联厂生产线上的工人也会由于生产线速度较慢而有较好的工作条件。

进退两难

但恐怕最有话语权的还是利润。专家们的测算显示,阿尔伯塔省一个屠宰场打理周边几个省份几百公里到上千公里范围内众多农场的肉牛,也比在每个省份设立一、两个屠宰场打理当地的肉牛的成本要便宜不少。

所以,从加拿大肉食品供应链稳定性来说需要有更多的中小型屠宰场,但从低成本的角度来说还是要走肉联厂大型化之路。这是让加拿大政府决策者们进退两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