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在纽约,那些孤独的告别,那些无处安放的遗体(图)

死亡,在纽约发生了1592次

纽约市新冠死亡人数:1562人;

纽约州新冠死亡人数:2935人;

美国新冠死亡人数:6586人;

套用北野武的话,在美国,因为新冠病毒而死亡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6586次;在纽约州,发生了2935次,在纽约市,发生了1562次。

而在发生如此多的悲剧之上,无处安放的亡者遗体搅扰着痛苦的生者。

? 《纽约日报》绘制的纽约市死亡柱状图

拉下口罩说出的恳求

在布鲁克林殡仪馆地下室的20来具死者的遗体中,帕特·马尔默(Pat Marmo)把他的防护口罩被拉下,好让记者听到他的恳求。

他说:

在这里的每一个……他们都不是尸体。

他们是父亲,

他们是母亲,

他们是祖母。

……

他们不是尸体。

他们是人。

根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审查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记录,纽约市的停尸房几乎已满,殡仪馆也不堪重负。

军方已经订购的用来储藏死者遗体85辆的冷藏卡车,将于4月中旬到达。

因白宫本周透露将有高达20万美国人可能死于冠状病毒,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随即要求国防部提供10万个尸体袋,以协助州卫生机构处理遗体。

就像纽约和全球许多殡仪馆一样,马尔默的业务因激增的需求而正在面临危机。

他的两部手机和办公室电话一直在响。在每次通话开始时,他都为仪式将过于简化而向亡者的家人道歉,同时,他也恳求他们尽量坚持让医院尽可能长时间地保存死去的亲人。

他的公司通常可以同时处理40至60个死者。但在昨日(星期四)早上,185人。

他为了让记者能听到而拉下口罩说出的请求是:

这是紧急状态。

我们需要帮助。

超现实的现实

作为殡仪馆长,马尔默被来自两方面的压力挤压着。这一边是被淹没的医院试图转移尸体,另一边又得面对墓地和火葬场至少被预订满一个星期,有时是两个星期的现实。

星期四,马尔默让美联社进入他在布鲁克林日落公园附近的丹尼尔·舍费尔( Daniel J. Schaefer funeral)的殡仪馆,以显示这种情况发展得多么可怕。

大约20具经过防腐处理的遗体存储在轮床上,堆放在地下室的架子上,另外还有12具在他的第二礼拜室,都被空调机冷却着。他估计超过60%的人死于新冠状病毒。

他说:“这真是超现实。”

纽约的医院一直在使用冷藏卡车来储存死者,而马尔默正试图这样做。一家公司向他报价每月6,000美元的价格,而另一家公司则干脆拒绝了,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设备用于尸体。

即使他有了卡车,也无处可放。他想知道街对面的警察局是否可以让他使用车道。他还希望环保局能取消限制火葬场营业时间的法规,将可以减轻一些积压。

? 纽约医院用冷藏卡车存放新冠死者的遗体。

孤独的告别

死亡人数激增之际,正值聚会受到严格限制的时候,说再见是一个孤独的过程。

这一周,在布鲁克林的绿荫公墓(Green-Wood Cemetery)里,一个家庭用一条黄带子隔开了亲人与亡者,亲人把玫瑰花隔着线扔向亲人的棺材。“纽约人的理想不过于居于第五大道,嬉于中央公园,葬于绿荫公墓。”这句老话已经不再。

而在皇后区,另一个家庭则通过车窗完成了遗体告别。

皇后区枫树格罗夫公墓(Maple Grove Cemetery)负责人邦妮·迪克森(Bonnie Dixon)说:“整个过程,包括参加葬礼的亲人,经历的是孤独,而不是支持。”

在布朗克斯的一个墓地,访客被完全禁止进入,葬礼人只能站在坟墓边拍照给送葬者留念。

布朗克斯郡斯凯勒山(Schuyler Hill)殡仪馆馆长杰克·麦克奎德(Jackie McQuade)一直在为对死者的亲人说不而挣扎。但她别无选择,因为规定要求服务仅限于直系亲属。她合作的一座公墓甚至对死者的家人和朋友全都关闭,只有她和一个牧师被允许进入埋葬地点。她拍摄了被放下的棺材,希望它算是带给亡者的家庭带来一个告终。

她说:“如果这是我们所爱的人,我们会发疯的。” “在这样的悲剧里,我们是坏消息的承担者。”

简易的英雄葬礼

马尔默说他因为压力频频失眠,总是担心他会忘掉一件小而关键的细节,例如在送人去火化之前取下戒指。

今天,他定好要为一名36岁的纽约地铁司机举行葬礼。这位司机在上周五因帮助乘客逃离燃烧的列车英勇牺牲。而在此之前,他每天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英勇地上班,以将还在必要行业工作的员工带到目的地。

? 新冠疫情期间的亡者加勒特·戈布尔(Garrett Goble)和妻子及两个孩子的合影。

而在主礼拜堂,只能提供有限的服务。在那里有10张椅子,并列两排,每列之间有6英尺(2米)。这是在尊重“社会疏远”准则的同时,马尔默所能做到的最好了。

马尔默说:“他理应举行英雄峡谷(Canyon of Heroes)那样的葬礼。”(编者注:自1886年以来,那些取得重大成就的人,例如国家元首、返家退伍军人和体育冠军被授予的一项游行赞美的荣誉 。游行通常沿百老汇进行,从炮台公园(Battery Park)到市政厅。这个游行也被称为“ 英雄峡谷 ”)“他会得到那个吗?他不会。这太可怕了。”

? 今天,这辆特别的有英雄姓名和“保护工人”涂鸦的列车成为流动的戈布尔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