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灌水

被鸡奸 当性奴…美国人竟是这样看监狱强奸的(图)

鸡蛋君
楼主

什么都可以拿来开玩笑吗?在对这个问题的辩论中,关于强奸的玩笑制造了巨大争议。“强奸笑话”嘲笑的对象主要是女性,但它的另一个主题正在引发对男性受害者的讨论和关怀:监狱性侵。

在美国,每年有超过20万囚犯在监狱遭到性侵。在时报的视频《我们仍在被强奸笑话娱乐》(The Rape Jokes We Still Laugh At)里,曾因支票诈骗坐牢9年的罗德尼·罗素(Rodney

Roussell)讲述了他在男子监狱里被其他犯人强奸、被当成性奴隶买卖的痛苦经历。

罗素讲到,他被他监狱里的“丈夫”、强奸他的人禁止自称男性。他被迫在狱警面前跳舞,这些执法者清楚他所受的虐待,却在大笑之后转身离开。“我失去了自我,我的人性、身份,还有我自己......那些有能力改变这一切的人却拿它取笑”,罗素说。“如果这个故事被讲出来,问题得到正视,我们停止用它开玩笑,有一天,别人就不用再经历这一切。”

罗德尼·罗素向时报讲述了他在男子监狱里被其他犯人强奸、被当成性奴隶买卖的痛苦经历。 JONAH M. KESSEL

罗素的经历指出,尽管“#我也是”(#MeToo)运动让美国人比过去更加认清了性暴力和权力滥用的普遍,但这种意识并没有被延伸到监狱囚犯身上。无论是在娱乐节目还是重要政治人物的口中,“捡肥皂”等段子常常成为无伤大雅的安全笑点。

今年4月,在围绕特朗普总统前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可能入狱的风波中,知情人士称,科恩因为担心坐牢会被强奸而可能背叛特朗普,被脱口秀名嘴比尔·马赫(Bill

Maher)拿来作为笑点。歌手贾斯汀·比伯(Justin Biber)被捕后,一张他穿着囚服与一名黑人男子的合成照疯传网络,被脱口秀主持人柯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用来嘲笑比伯会在监狱里被强奸。特朗普总统曾肆无忌惮地拿性“开玩笑”,除了臭名昭著的“更衣室玩笑话”以外,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备忘录显示,特朗普曾在私下讲给他一个强奸笑话。

为什么在强调政治正确的美国,这类冒犯性的玩笑能够避开公众的审视?一个可能的因素是,人们通常把女性默认为强奸受害者,而对男性成为受害者的可能感到陌生,因而在情绪上感到疏离,这可能导致男性被强奸的事件无法立即唤起听者的同情和愤怒。

另一方面,出于蔑视和“正义感”,人们似乎更难以对罪犯产生同情。《卫报》(The Guardian)的评论《为什么美国人觉得监狱性侵是一个笑话》(Americans think prison rape is funny because of who gets hurt)认为,这些笑话的好笑之处在于,人们乐于看到”恶有恶报”,尤其当“坏人”是黑人男性的时候。文章写道:“美国人喜欢看到冲撞警察、‘品格败坏的黑人男子’受到羞辱——还有什么比带走一个黑人,让他被强奸更让人过瘾的羞辱方式呢?这种方式‘阉割’了被监禁的黑人,把他们变成‘监狱婊子’。”

如果这一类的笑话伤害到了本已遭受歧视或侮辱的群体,是否应该对它加以规范或限制?这种考虑引发的担忧是,约束以“强奸”等敏感话题为主题的笑话可能会威胁言论自由,包括喜剧艺术冒犯他人的自由。

时报的另一则视频《女性喜剧演员讨论“强奸笑话”》(Female Comics Take On the Rape Joke)讨论了这种玩笑的道德界限。其中几位演员谈到,一般的“强奸笑话”全部的笑点只有“哈哈哈,有人被强奸了”,这样的做法让“强奸”这种严重罪行显得无关紧要。她们认为,喜剧和玩笑能触及敏感的话题,打开人的内心,它们的题材百无禁忌。但如果喜剧是一种社会批判,它应该把矛头转向那些施加了伤害,却因为权力和地位可以逃避问责的人。如果带着对受害者更敏感的关怀,关于强奸的玩笑其实可以变得更加有趣,因为幽默来自理解和同情。

你认为应该对“强奸笑话”的尺度进行约束吗?我们应该接受冒犯弱者的玩笑吗?关于rape joke,你有什么想法?欢迎来信或留言告诉我们。

我来说两句